笔趣阁

第二百二十章 处处受限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何姐在一旁等我吃完饭收拾餐具,我偷偷打量何姐,感觉何姐身上,不仅有一种名媛的高贵气质,穿上家居服以后,又有一种贤妻良母的温馨感。这种女人,恐怕就是人们说的,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吧。

????“对了,何姐,能麻烦你一件事吗?”

????“你说,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,我一定帮你。”何姐很是好爽的说道。

????我心里一阵感动:“何姐,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”

????“哪里,分明是我心里愧对你啊,我活了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这么对别人。”在说这话的时候,何姐竟然有些轻微的哽咽。善良到这种程度,也属于少见了。

????“都怪苏靖!”我没好气的说道。

????何姐四下扫了一眼,确定隔墙没耳,才捂着嘴,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,小声道:“对,都怪苏靖,呵呵呵……”

????这个何姐,不光善良高贵,还很幽默,当真是完美。

????我放下馒头,平复了一下心情,郑重其事道:“何姐,这件事说难办也难办,说好办也好办。我有一个朋友,叫霁雪梅……”

????还没等我把话说完,何姐就惊呼起来:“什么?霁雪梅是你朋友?”

????“怎么?你认识霁雪梅?”我有点惊讶,怎么总碰见熟人了。

????何姐连连摇头:“也算不上认识,咱们市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,只要有点名气的人,互相之间,多多少少都了解一些。霁雪梅,以前在咱们市那可是出了名的大姐头,黑白两道通吃,我哪会不知道她的大名。”

????也是,梅姐以前也算是风光无限,连周凤薇那种人都知道梅姐,更何况何姐这种豪门阔太太了。

????“陈姑娘,不好意思打断你了,你继续说。”何姐很有教养的跟我道了个歉。

????以前人们看到有钱人家的阔太太,总是说三道四,酸里酸气的戳人脊梁骨。无外乎是‘漂亮’‘命好’之类的话。而接触了何姐之后,我发现,所谓的门当户对,其实到现在这个时代,依旧适用。

????越是有钱人家,越不会找花瓶,能嫁入豪门的女人,必定在某一方面优于常人。眼前的何姐就是个典型,她或许是个全职太太,没什么出类拔萃的社会技能,但光是性格、教养、气质这些方面,就不是一般二般女人能够比的。

????我对何姐更加尊敬了一分,和声细气道:“何姐,我的意思是想拜托你,去帮我看看梅姐怎么样了,另外告诉梅姐,我这边一切安好,让她别担心。”

????“哎呀呀?跟你有关系啊。”何姐一紧张,就喜欢说她的口头禅,也就是‘哎呀呀’这三个字,不过并不让人反感,反倒是有几分可爱。

????何姐紧张道:“陈姑娘,不是我不帮你,如果单纯去看看霁雪梅怎么样,这点绝对没问题。但是把你的消息告诉她,我怕苏公子会……”

????何姐没有继续说下去,不过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。我也不想让何姐难做,可要是不告诉梅姐,我这边的情况。或许梅姐现在从良了,可是以梅姐在苏家古宅发挥出来的状态来看,她想要变回以前的太妹,也是分分钟的事儿。我担心梅姐为了找我,把整座城市都翻过来,那可就难办了。

????要不然干脆告诉梅姐,我死了?

????不行,梅姐心细如发,到时候必然会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????“算了,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吧。”我无可奈何道。

????“什么?不行的,若是苏公子知道……”

????还没等何姐把话说完,我就挥手打断了她:“何姐,问你两个问题。”

????“陈姑娘您问。”

????“第一个,你能拦得住我吗?”

????听到我这个问题,何姐楞了一下,一脸窘迫道:“昨天你受了那么重的伤,今天却像是没事人一样,光从这一点来看,你就不是普通人,我呀,肩不能提,手不能挑。可话说回来……”

????我依旧很没礼貌的打断了何姐,看着和何姐眉头微皱,我心里一阵歉意,但是为了保护何姐,我只能这么做。

????“第二个问题,苏靖会殃及池鱼吗?”

????“殃及池鱼?”何姐冰雪聪明,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:“我认识苏公子已经有些年头了,倒是没见过苏公子平白无故的对人怎么样。”

????我点点头:“这就是了,其一你拦不住我,其二出了事,苏靖会拿我开刀,又不会对付你。所以,之后若是苏靖问起来,你就说我强行离开便可,苏靖不会怎么样你得。”

????何姐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,不过转瞬之间又很紧张的摇了摇头:“不行的,苏公子的手段你没见识过,他若是惩罚你,你会生不如死的。”

????我笑着拍了拍何姐的胳膊:“放心好了,我早就见识过了。而且不瞒你说,比苏靖手段痛苦百倍的事情,我也经历过,我能熬过来。退一万步说,据科学证明,女人的忍耐力是非常强的,甚至比男人都还要强,你要相信科学。”

????虽然何姐一脸的不情愿,但是我意已决,何姐也没什么办法,只好勉强答应。

????我让何姐帮我找了一身衣服换上,又向梅姐借了点钱,便直接离开了别墅。

????打车前往聚宝楼的路上,我心里惴惴难安,担心的事有很多。比如苏靖骗我,根本就没有救梅姐她们。或是,梅姐受的伤太重,又或是……

????我不断摇头,打消心中的担忧,让自己尽量平静一些。

????而就在我心虚难安之际,我听到出租车收音机里正在播一条我很感兴趣的新闻。

????“据本台消息,腾龙公司董事长苏瑾年,已经失踪第十三天,警方暂时还没有找到丝毫有价值的线索。根据腾龙公司内部消息,苏瑾年与一个名叫陈潇的女大学生走动密切,而这个女大学生也失踪已久。腾龙公司和警方联合发出悬赏,任何可以提供陈潇与苏瑾年下落线索的人,均奖励三十万元。举报热线电话,821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