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一十六章 尘埃落定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感觉如何?”

????“也心痛相比,不值一提。”我满头大汗,被折磨的肚子都抽筋儿了,不过我不想再表现出自己软弱的一面,因此故作镇定的回应。

????“刚才只是小试牛刀,记住了,如果你胆敢逃走,哪怕是躲到天涯海角,只要我的意念一动,火灵虫的温度就会不断升高,先让你体会到普天之下最为痛苦的折磨,最后被烧成一块尸炭,纵使你的体质特殊,在这纯粹的温度面前,也只不过是个任凭宰割的羔羊罢了!”

????说到这,苏靖的语气变得更加阴冷:“死亡是你赢得的,别以为死亡可以洗涤犯下的罪,作为惩罚,我会杀光你认识的所有人,先从那三个女人下手!”

????面对苏靖近乎‘残忍’的眼神,我忍着肉体和内心双重的痛楚,苦涩道:“她们呢?”

????“比你安全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不由舒了口气,这也算是今天唯一的好消息了。

????“你已经得到绝命箴言了?”我看着苏靖问道。

????“既然连你们都能进入苏家府邸,说明那里已经不安全,我已经把绝命箴言转移到了安全的位置。”

????“绝命箴言到底有什么用?”我茫然的问道,在这之前,我只知道绝命箴言和我有关,至于其中的关联到底是什么,我却两眼一抹黑,什么都不知道。

????在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肚子立刻产生一阵难忍剧痛,疼得我捂着肚子,蜷缩成了一团。

????这时,我耳边响起苏靖冷厉的声音:“不该你问的事情,不要打听,再有下次,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!”

????就在我默默忍受着痛苦之际,我的脑海里响起另外一个声音,是贪念。

????“好狠毒的男人,冥妃大人,你怎么会爱上这种男人?该不会是眼瞎了吧?”

????由于我已经与冥王宝玺融为一体,贪念被镇压在冥王宝玺之中,就相当于被我的身体镇压着。在我精力强盛之际,贪念的灵魂就被压制着,无法开口,甚至处于无意识状态,像是被冰冻冷藏起来一样。

????只有在我精神涣散,无法集中的时候,贪念才能自由开口,当然也仅仅是在我脑海里说话而已。

????“与你无关!”我在脑海里,毫无感情色彩的回应贪念。

????之前与贪念联手,顶多算是目标一致而已。再者,幽翎公主想要除掉贪念,而贪念与我们合作,也顶多是为了自保。本质上,我们还是敌人,而且是非常忌惮的那种。

????而对于我和苏靖的关系,就连我身边关系最亲近的梅姐和乔娜,都很少说三道四,更何况敌人了?

????“冥妃大人,你怎么就会向我使厉害啊?面对苏靖的时候,也没见你说过一句严重的话,你这叫欺软怕硬你知道吗?”贪念语气委屈的开口抗议。

????“你有完没完?我自己的事,跟你有关系吗?用得着你在这咸吃萝卜淡操心?你放心,我这辈就算是爱上一条狗,也不会……”

????还没等我把严重的话说完,脑海里便响起贪念愤怒的喝声:“姓陈的!”

????刚才还叫我冥妃大人叫的亲热,稍微一激,就改口叫我姓陈的了。这就是所谓的爱我?真是可笑。我趁热打铁,冷嘲热讽道:“姓陈的也是你叫的?你个奴才!”

????“陈潇,你别得意,以后你给我……”贪念的语气异常愤怒,不过没有说完,他的话语就戛然而止了,沉默片刻后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媚俗的讨好语气:“冥妃大人,你大人有大量,别跟我一般见识,我刚才也是气糊涂了。”

????我心里止不住冷笑,若不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把贪念从我体内赶出来,我绝不会多啰嗦半句话,直接就把他扔进烈焰地狱里了。别说我无情,过河拆桥,兔死狗烹之类的话,更是显得毫无营养。一直以来,乔娜有一句话让我受益匪浅,那就是跟敌人,讲NMD义气?

????而且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准,自打贪念出现以来,我一直感觉他在憋着什么坏心思。刚才他被我的激将法扰乱心智,一没留神爆了粗口,狐狸尾巴已经漏出来了。我对他的警惕,已经从原来的‘谨慎’上升到了‘明确’的高度上。

????我不理会贪念的逢场作戏,默默地忍受着苏靖带给我的苦楚。

????我知道,贪念刚才一番话的弦外之音是骂我‘贱骨头’,就像是某些被家暴还上杆子往上倒贴的女人。可是换位思考,若是苏靖还记得我,他会这么对我吗?我不信!所以我要忍,我要唤醒苏靖对我的记忆!

????因为我相信,爱有天意,亦有奇迹!

????大约过了五分钟时间,苏靖才终于‘饶了我’。而刚才对我的惩罚,苏靖并没有丝毫消气,看我的眼神依旧冷漠,没有半点的怜悯。

????“起来。”苏靖毫无感情色彩,淡淡的说道。

????我才刚‘死’过一次,身体虚弱如纸,现在又被苏靖折腾的死去活来,身体可以说是残烛一般脆弱,连抬下胳膊的都困难。结果我刚迟疑了一下,肚子的剧痛就再次折磨起来。以前的苏靖虽然也会威胁我,但是很少付诸行动。

????而现在的苏靖,言出必行,甚至绝大多数时候,连话都不说,就已经行动了。

????我被折磨的死去活来,近乎晕厥之时,苏靖才终于停下。

????“我不会再说第二次,起来!”

????前车之鉴,后车之师,为了避免再被折磨,我咬着牙,一点一点撑起身体。结果我还没完全站起来,苏靖就不耐烦的抓住我的胳膊,猛地把我拽了起来。由于动作太大太猛,我的腰闪了一下,疼得我满头大汗,想死的心都有。

????“有那么疼?”

????“有……”

????“忍着。”苏靖冷冷说了一句,拉着我往外走。

????咬着牙,皱着眉,额头布满因为剧痛流出的汗水:“去哪里?”

????苏靖头不回,脚速根本不照顾我这个‘垂危病人’:“在你的爱人回来找你之前,你最好待在我的眼皮子底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