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一十四章 杀身成仁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就在我茫然无措之际,苏靖的急躁声音随之传来:“精血分很多种,我说的是最纯的精血!”

????苏靖的话,让我心里一沉。因为天罡北煞乾明录中有记载,精血大致可以分为三种。第一种是食指上的精血,男左女右,对付邪物有奇效。第二种,为‘处女’的经血。每月流出来的第一滴血才有用,因为量很少,再加上时间上的限制,因此,处女精血在驱邪物品中,算是比较‘金贵’的。

????而第三种,至纯精血,则是心脏里的血。

????全身血液流经心脏,再由心脏迸发全身,心脏便是身体上的中继器。只要是血,就会流经心脏,精血也包括其中。因此,随着长年累月的沉淀,因此心脏里的血是至纯之血,再准确一点,便是右心房里静脉沉淀的血液。

????普通人自然不知道这股精血的存在,而修道之人,在对付无法战胜的邪物,最后的搏命之法,就是用这股至纯精血,达到鱼死网破的目的。

????以心房精血献祭白玉蟠龙,意味着我的命将会就此终结。

????当我看向苏靖时,发现苏靖的肩膀已经被幽翎公主咬中,锋利的牙齿,将苏靖的肩膀撕咬的血肉模糊,看得我止不住心疼。可是当接触到苏靖的眼神时,我心里却又是一凉。那是一双等待着我去死,没有半点爱意的眼神。

????我挚爱的男人已经不在了,或许只有去阴间,才能再见到他吧。

????想到这,我心中那仅存的怯弱,立刻就被无边的思念取代了。我捡起周凤薇掉落在地上的胁差,将刀尖对准自己的心脏。因为我不是医生,无法准确的找到右心房的位置,因此我要做的,是将整个心脏贯穿。

????我看了看昏迷的梅姐和乔娜,又最后看了一眼苏靖,将那些对我非常重要的面孔记载心里,深吸了口气,露出一抹解脱的笑容。

????“再见了,我的爱人与朋友。”

????话音落,我猛地将胁差刺入体内。

????锋利的胁差,毫无阻力的切割穿透了我的身体。我本以为会很疼,事实上并没有疼痛,只是有点凉凉的,且酥酥麻麻的。

????心脏被贯穿,人不会立刻死掉。我靠着残存的意识,将白玉蟠龙放在左胸前面,在我拔出胁差的时候,鲜血形成一道血柱,激射而出,瞬间就将我的手和白玉蟠龙染红了。

????意识还未消散,在我默然的注视下,宝石上面闪过一道璀璨的蓝光。当我将注意力集中到幽翎公主身上时,她的脚下立刻生成一个深蓝色的阵图。八个方位,八个星辰,一条光影白龙,在阵图里快速旋转游走,像是上了发条的钟表一样。

????当光影白龙停下时,御龙八卦图随之破碎,之前凶猛凌厉的幽翎公主,像是被冻僵了似得,一动不动的定格在了原地。

????“圣光驱邪!”苏靖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????因为我至纯的心房精血献祭,再次释放圣光时,竟然不需要耗费精力。换言之,我最强大的精力,已经随着心房精血,注入了白玉蟠龙之中。在心房精血耗尽之前,圣光会一直长明。

????我的脑袋已经异常昏沉,视线变得模糊,一点一点的挪动胳膊,将圣光对准了幽翎公主。

????在圣光的洗礼下,幽翎公主身上的阴气也好,地府冥气也罢,都在一点一点的消散着,身上像是冒着蒸汽,只不过这蒸汽是黑色的。

????眼皮重如千斤,我再也支撑不住,黑暗吞噬了我的视线,我没有看到幽翎公主被圣光完全驱散殆尽的画面。

????“靖,我尽力了……”

????这一次,我没有回到阴间,是因为有白玉蟠龙和冥王宝玺,自加上我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散。而现在,我的命已经终结,我的人生画上了句点,甚至连重回冥妃宝座的机会都没了。

????我这一生,一共有两个惋惜。一个是后悔当初没有不顾一切的远离苏靖,另一个是后悔当初没有紧紧抓住苏靖。

????别了,吾爱……

????而就在我即将陷入无尽的黑暗之时,一道亮光出现在我的眼前,发出亮光的是一只手。那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领口,将我从黑暗的边缘拖了回去。下一瞬,我就感觉已经消散殆尽的意识骤然恢复。

????紧接着,一道剧痛,在我心脏位置炸裂开来。

????“啊……”

????这剧痛促使着我猛地睁开了眼睛,映入我眼帘的,是那张熟悉的面孔,苏靖。

????在我近乎呆滞的注视下,苏靖半跪在我身边,一只手按着我的胸口,将阴气源源不断的灌输进我的体内。

????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苏靖,没有想到他会再一次救下我。更没有想到,这次拯救,是在苏靖完全忘了我的情况下。在苏靖强大阴气的作用下,我能够感觉破损的心脏,正一点一点的愈合着。

????冥妃之躯,能够将阴邪之气,化为己用,因为这一点,我的死而复生成了可能。

????只是我不明白,究竟是什么契机,让苏靖可以救下一个她发自心里讨厌的人。

????直到我的心脏完全愈合,血液不再往外流了,苏靖才将血糊糊的手挪开。这时我才发现,苏靖被幽翎公主咬破的衣服,竟然完好无损。难道苏靖连衣服都能恢复?不对,他明明是换了一身新衣服。

????这时,我才发觉,我所处的位置,早已经不是阴冷的苏家古宅,而是清凉的天隆庄园。

????我‘死’了多久?什么时候出来的?苏靖为什么要救我?所有的疑问,一股脑的涌上心头。

????我欲开口询问之时,苏靖抢先一步开口了。

????他一边用手帕擦拭手上的鲜血,一边面无表情道:“你的命算是保住了,不过心脏乃是人之命脉,你哪怕拥有非比寻常的体质,仍旧无法逃脱这一点自然规则,以后可能会留下后遗症。”

????“为什么救我?”我静静地躺在地板上,仰视着苏靖,有气无力:“对于你来说,我只不过是一个擅闯禁地,必须以死谢罪的人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