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七章 只为君倾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苏靖咬紧牙关,我便轻轻地咬着他的嘴唇。有人说,接吻的味道,像爱马仕尼罗河花园香水的味道,是纪梵希海洋系列的味道,亦是掉甜心小姐的体会。对于我来说,这些都太过恍惚不真切。我所感觉到的,仅仅是两个人嘴唇碰触,最原始的感官体会而已。

????我和苏靖,相识了千年,这一世又邂逅了数月,可是对于我来说,此时此刻,却仅仅是初恋的程度而已。

????以前,我只是逆来顺受,没有心思去体会。现在,也是懵懂无知,试探性的尝试。所以,那些人们描述的美妙味道,还没有列入我的接吻体会课堂。我的吻,仅仅是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而已。

????这一吻深情而长久,不过这也仅仅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,因为自始至终,苏靖都在看着我,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厌恶,那么的抵触,像是看待一个只知道发骚的贱人。

????最终,苏靖松开我的双手,把我的脸推开了。

????不过在他拒绝我的吻时,我腾出来的双手,则顺势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????看得出,苏靖正在酝酿粗暴直接的怒喝,不过我没有给他说出口的机会,抢先一步说道:“以前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,现在身份互换,我才知道,当一个人明确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,很多事情并非是理智驱使,而是本能使然。”

????“你爱我?”苏靖楞了一下,随即发出一声冷笑,掰开我的胳膊,爬起身,冷冷道:“你懂什么是爱?”

????“以前我不懂,现在我也不懂,以后也不想懂。因为懂爱的人,会变得机械化,方程式,我只是想跟着心走,遵循感觉的召唤。”我坐起身,追逐着苏靖的视线,可惜苏靖留给我的却只是背影。

????“你只是一只误闯禁地,发情的雌兽罢了!”

????这声嘲讽很露骨,甚至有些无情,可我知道,这就是苏靖原本的性格而已。在没有走进他的心之前,他对任何人,都是这般的冷漠。

????在我的注视下,苏靖走到闯下,冷哼道:“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这里,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这里只能进,不能出。”话音落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苏靖就猛地一个转身,一把掐住了我的喉咙。

????苏靖的速度很快,快到让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喘息时间,就感觉到颈椎发出剧痛。身体受到伤害,自然而然的做出本能抵抗。我双手下意识抓住苏靖的手腕,可是还没等我用力,苏靖的手就松了一下。

????短暂的窒息感,仍旧让我畅快淋漓的大口喘着粗气。

????我以为苏靖心软了,或是回忆起了我们的曾经,但是我错了,因为苏靖的视线死死盯着我手上的白玉蟠龙。

????“你怎么会有这枚戒指?”苏靖的眼神异常凌厉,语气也变得冷如冰寒如雪,下一瞬,苏靖的手劲儿又加大了,窒息感再次扑面而来。在我的注视下,苏靖怒不可遏的吼道:“你是从哪偷来的?!”

????偷?我笑了,只不过笑的很无奈,很苦涩。苏靖记得这枚代表了我们之间一切的戒指,却忘记了他曾经不顾一切的将戒指戴在我的手上,是喜是忧?我不知道。

????“你笑什么?”苏靖眉头微皱,为了让我回答,手掌稍稍松开一点。

????我喘了两口气,注视着苏靖的眼睛,微笑道:“我以为你会变成一只和幽翎公主那般的野兽,只知杀戮,为祸人间。现在知道你还存有理智,甚至还记着一些事情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????苏靖的眼神再次一变,这一次,连屋子的气氛都因为这眼神而发生了变化,短暂幸福与满足产生的温馨骤然被冰冷驱散:“你怎么会知道幽翎公主?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

????“我是你爱的人!”

????“放肆!”苏靖猛地将我推开,抓住我的右手,想要把白玉蟠龙摘下,可惜白玉蟠龙早已经与我产生了密不可分的联系。而复生的苏靖,对于白玉蟠龙只是个陌生人罢了。摘不掉,苏靖的眼神变得更加凶猛:“白玉蟠龙是我千辛万苦求来的辟邪圣物,乃是用来防备幽翎公主的杀手锏,我不管你是如何得到它的,戴着它就是死罪!”

????“这本身就是你送给我的东西,若你一定要讨回去,我不阻止。”我伸开手掌,任凭苏靖拉扯,不出意外,白玉蟠龙像是长在我的手上一样,除了我之外,任何人都休想把它从我手上取下来。

????试了几次之后,苏靖终于开始面对白玉蟠龙不属于他的事实。可是,他明明可以直接把我的手指掰断,用蛮力强行把戒指摘下来,但是他没有这么做。

????我讽刺的看着苏靖,语气激动:“你还说你不记得我!否则你何必对我这么温柔?”

????“温柔?”苏靖松开我的手,眼神中尽是鄙夷:“家教束缚着我,不得对女人做出粗暴之事,杀可以一刀毙之,简单直接,与粗暴扯不上关系。你现在要感谢的便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美德!”

????“好一个老祖宗留下的美德,既然你不动手,那我帮你!”我抓住手指,正欲用力的时候,苏靖一把抓住了我的手。

????我看着苏靖,冷笑道:“所以你现在又要用什么借口?”

????“白玉蟠龙已认主,我要留着你对付幽翎公主。”

????我笑了,放肆的大笑着,并非是因为苏靖的冷漠,而是因为挚爱的关系,竟然演变成了利益利用,这或许就是天底下最悲哀的事情了吧。我看着苏靖,苦笑道:“好,我去对付幽翎公主,哪怕是拼上性命。别误会,我只是想给曾经的你一个交代而已。”

????我挣脱苏靖的手,转身向外走去。苏靖没有拦我,甚至连出言阻止都没有。

????我并不怪苏靖,因为人无论做任何事都要承担代价,我的代价,便是将爱我的苏靖,变成了陌生的苏靖。

????当我忍着眼泪,走出院子的时候,乔娜就站在门口等着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