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六章 似是初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微微上扬的嘴角勾勒出迷人的弧度,清澈深邃的眸子透着摄人的光芒,唇舌间的喘息,言语间的从容,手上的力道,身体的分量,还有只有我知道的体温,都是那么的熟悉,那么的一如初见。

????恍然间,我仿佛回到了过去,回到了属于我的那个时光。

????幸福,温暖,惬意,或许有些揪心,但正因为不完美,所以才显得真实,才让我情迷其中,流连忘返,最后直到从迷失与沉沦中寻觅到最真实的我。

????可是,那一句‘我好像在哪见过你’,作为此时此刻的开场白,却又像是初春暖光中乍还的寒意,让我精神为之清醒,没有被这阔别重逢近乎完美的画面,迷失心智。纵使眼前的男人,与我记忆中的苏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,可省下的那百分之一,仍旧如当头棒喝,向我宣示着,这个男人不再属于我。

????人是贪婪的,尤其是女人,我从不否认这一点。

????无论是思念的驱使,还是私心的作祟,亦是贪婪的控制。明知道我和眼前这个男人之间已经产生了一层无法触及的空洞,可我就是不想把他推开,不想让我们彼此的身体分离片刻。

????短暂的占有,尽可能的修复着我心里的那些空虚与彷徨,但我知道,这种昙花一现的治愈,只会适得其反,最后伤的更深。但我宁可享受这刮骨疗伤般剧烈的幸福,迷恋于甜味的熊,又岂会害怕蜜蜂的尾针。

????我的的右手被苏靖抓着,便用左手触及那张令我魂牵梦绕的面庞,指尖顺着脸颊分明的棱角划过,这一刻,纵使受到万千伤害,也足矣了。

????苏靖的瞳孔移动到眼角,余光变成斜视,视线随着我的指尖移动,当我的指尖到达他的下巴时,他的视线也变成了俯视,自然而然的再次落在我的身上。

????“现在是什么时代了?”苏靖嘴唇微动,轻声问道。

????“现代……”

????“现代是什么朝代?第一次听说‘现’这么诡异的国号。”苏靖眉头微皱,眼神中尽是疑惑。

????我意识到,苏靖所失去的记忆,不光包括我,甚至包括了他成为冥王之后的记忆。我没有浪费心里循循善诱的帮助苏靖唤起自我,我只享受与他的半刻温存。

????“现不是朝代,是时代。”

????“这是一个不好的时代。”

????“怎么说?”

????苏靖注视着我,嘴角划过一抹满怀深意的笑容:“女人都已经舍弃了三纲五常,伦理道德,初次见面,便与男人发生肌肤之亲,非但不觉得脸红,反倒沉迷其中。若是在我的时代,可以把你浸猪笼的。”

????“你觉得我是荡妇?”我笑了,饶有兴趣的看着曾经挚爱的男人,拐外抹角的骂我不守妇道。

????我骤然想起,初次相见的时候,苏靖也骂过我是浪蹄子。苏靖活了成百上千年,而封建守旧的心思也已根深蒂固,可是这一刻,面对苏靖的暗讽,我非但没有丝毫的介意,反倒觉得有些可爱。

????我没有告诉苏靖,普天之下,所有的男人,我只荡给你看。能享受我的骚浪,也只是你一个人而已。

????苏靖把我在他脸上游走的手抓住,我的双手被他完全控制,而他的身体也失去了支撑,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体上。有些重,但是我喜欢这种压迫感,会让我觉得很充实。尤其是在苏家古宅这个处处充满杀机的地方,苏靖的身体像是一个温暖的被子,为我挡住了所有的心有余悸和心惊肉跳。

????幽翎公主的吼叫声在苏家古宅回荡,阴气缭绕不散,不断的侵蚀着周围的一切,整个古宅的光线全部依靠那两个巨大的火炬。危机也好,紧张也罢,甚至让人压抑的沉沉死气,这一刻都无法再影响到我,因为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集中在了眼前这个男人身上。

????泰山崩于前却只知谈情说爱,海浪啸于后却只顾贪恋温柔,我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,也算是顶天立地的女汉子了。

????苏靖的眼睛,与我的眼睛只隔了几厘米,他注视着我的眼睛,片刻之后,那抹难得可贵的笑容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我熟悉的严肃,就连语气都是那般让我舒适的冰冷:“你在以为我跟你开玩笑?若你是我治下的子民,我绝对会让你这个荡妇付出代价,以警示天下,莫要背弃了老祖宗留下来的礼义廉耻!”

????熟悉的凌厉,熟悉的讽刺,果然,他除了失去了记忆之外,所有的一切都原封不动。

????可惜,他的威胁与恐吓,对我已经起不到丝毫作用,甚至像是让我上瘾的毒,迷恋享受沉沦着。我不闪不避,直视着苏靖鄙夷的眼神,微笑着:“那你还等什么?惩罚我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啊。浸猪笼?骑木驴?”

????我的话让苏靖楞了一下,伴随而来的是更加明显的厌恶感:“你这个女人果然无可救药,擅自闯入我的住处,对我动手动脚,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。怎么,男人对你来说就这么有吸引力?”

????“你错了,对我有吸引力的,只有你而已。”说到这,我笑容更深了,饶有兴趣的看着苏靖,调侃道:“把我压得这么紧,看样子我对你的吸引力也并非不存在。”

????苏靖眉头紧锁,冷哼道:“兵败垂成,不代表我可以任人践踏,在这片土地上,我依旧有先斩后奏的权力。杀你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罢了!”

????“那你还等什么?动手啊。”

????“我成全……”

????还没等苏靖把话说完,我就往上一抬头,用我的嘴唇,狠狠地打断了苏靖的话。在我的注视下,苏靖的眼睛睁得老大,似乎在他的认知中,第一次接触到向我这么开放,或者说是放荡的女人吧。

????或许他不知道,这一吻,并非是我的情不自禁,而仅仅是我在报仇而已!报复他当初的霸道强吻,让他知道,与我想爱,就不要想着轻易功成身退。我陈潇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,更不会轻易放弃一个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