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二百零三章 人会变的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疼痛一闪即逝,紧随而来的便是麻木,以及难忍的困意,好像连续熬夜三天,真想好好地睡上一觉。

????就在我双眼合上的刹那,贪念的大吼声传入我的耳朵里。

????“冥妃大人,千万别睡,不然你永远都醒不来了!”

????我猛然惊醒,赶紧睁开眼睛,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陇上心头。若不是贪念提醒我,我已经忘记了幽翎公主还咬在我的肩膀上。在急速损失血液的情况下,身体各项机能都开始变得迟钝起来。困意,便是身体发出的一个警示信号。

????我赶紧咬了一下舌尖,用痛觉强行让自己清醒起来,将白玉蟠龙贴在幽翎公主的脑门上,强行提起最后一点精力,释放出圣光。

????“啊呜……”

????由于白玉蟠龙正对着幽翎公主的脸,圣光释放,正好照射在了幽翎公主的眼睛上,导致幽翎公主一阵尖叫,自然而然的松了口。

????不过她的手却没有离开我的肩膀,用力一扭,我的双肩就发出两声清脆的‘嘎巴’声,竟然直接被扭得脱臼了。

????双臂垂下,无法再抬起胳膊,也就意味着无法再使用白玉蟠龙。

????这一刻,我彻底失去了所有对付幽翎公主的手段。

????短暂的圣光,没能照瞎幽翎公主的眼睛,反倒进一步激发了幽翎公主的怒气。把我双肩扭脱臼了还不算,幽翎公主的双手力道不断变大着,似乎想要生生把我撕成两半。在外力的作用下,我能清晰的听到骨头缝发出的咯吱声,除了疼便是渗人般的恐惧。

????剧痛甚至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,连和幽翎公主同归已尽的机会都没了。

????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,突然,我眼前闪过一道细长的黑影,下一秒,幽翎公主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惨叫声,直接将我甩飞出去两三米远。

????剧烈的撞击之下,我感觉脑袋一沉,昏迷的前夕,最后定格在我视线里的画面,是幽翎公主的右眼插着金钱武柳剑,虚弱至极的乔娜,依偎在贪念的身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眼神中尽是愤恨。

????那是一种看着自己至亲姐妹被伤害,所迸发出来的愤怒。

????这一刻,我眼中的乔娜,并非是什么叛徒,而是我的好姐妹,仅此而已。

????我的身体终于达到了极限,眼前一黑,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????无尽的黑暗,不知过去了多久,当我睁开眼睛时,依旧是死气沉沉的苏家古宅,但已经不在苏家祠堂了,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院子。

????周凤薇和梅姐还在昏迷之中,而乔娜早已苏醒,由于之前被老鹰做法附身过,因为道行浅薄,导致副作用极大,此刻依旧虚弱至极。

????我想要起身,结果肩膀上的剧痛,疼得我呲牙咧嘴。

????“别动,你的肩膀脱臼了。”乔娜依靠在墙边,看着我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????我只好乖乖躺在地上,再次与乔娜对视,我们俩都下意识的回避了一下对方的视线。整件事情,无论对我还是对乔娜,都像是一场梦魇,挥之不去。除了身体的负担与伤痛之外,最难接受的,还是心理的那层不见血的创伤。

????很难想象,就在不久之前,我和乔娜还是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,每天想的最多的事情,是如何赚取生活费,聊得最多的事情,无外乎是什么牌子的衣服好看,哪个牌子的包包平价,再谈论一下韩国欧巴,生活简单却有充实。

????而现在,我们却身处地下古宅之中,与邪物拼命,在各种阴谋算计中险象环生。

????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,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。

????“幽翎公主呢?”我没有立刻质问乔娜犯下的种种罪状,而是问了一个此刻更应该关心的问题。

????“不知道,估计在到处找我们吧。”乔娜身体往下滑,从坐姿变成半躺着的舒服姿势,脸上挂着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:“苏瑾年期待已久的母子重逢,或许不像他想象的那么温馨。这会儿要么已经变成了他母亲的食物,要么就是躲在某个犄角旮旯里,与他母亲玩着躲猫猫的亲子游戏。”

????乔娜的语气中满是讥讽和无可奈何。

????“你当着苏瑾年的面,刺瞎了幽翎公主的眼睛,你就不怕他日后报复你?”在我盯着乔娜询问的时候,乔娜把脸扭到一边,故意避开我的视线。

????“你倒不如换一个方式问我,眼睁睁的看着最好的姐妹被邪物杀死,我会不会一辈子受到良心的拷问与煎熬?”

????乔娜用了一个反问的方式,明确的回答了我的问题,也再次让我感觉到了乔娜对我的感情,从没有夹杂半点杂质。只不过相较于大学时期的姐妹情,如今的友情,变得更加深沉了,带着些许的无可奈何和身不由己。

????“看着我。”我注视着乔娜,沉声道。

????乔娜沉默了许久,最终还是妥协般叹了口气,缓缓转动脑袋,将她的视线对上我的视线。

????四目对视,还没等我开口,乔娜便苦涩笑道:“你是不是想问我,天隆庄园的活体祭品,是不是我的杰作?”

????“是吗?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在乔娜回答之前,我想过无数可能,可能是她被老鹰蛊惑了,也可能是被威胁了,甚至可能是芳芳本身就有问题,并非我想象的那么单纯无辜。可是当乔娜毫不犹豫的果断回答后,我的心彻底凉了。

????坚定无异的语气,证明我一厢情愿的为乔娜开脱罪名,最后也仅仅是一厢情愿罢了。

????“为什么?!”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,大声的质问乔娜:“在我的印象里,你虽然性格暴躁直接,可绝不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而活剥人皮,是比杀人更加残酷的事情,你怎么能下得了这种手?”

????一想到乔娜犯下了决不可饶恕的罪,我的心就像是针扎似得疼。

????“为什么不能?”乔娜平静的反问了我一句,脸上的表情尽是坦然,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:“人是会变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