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九十一章 局势不利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眼看着地府冥气朝周凤薇席卷而去,我没有半点犹豫,立刻冲到周凤薇面前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。

????“陈潇,你……”

????周凤薇的娇喝在我身后响起,伸手抓住了我的肩膀,想要把我拽开。可是还没等我听完她说什么,我的身体就已经被滂沱的地府冥气正面击中。

????刹那间,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穿透了我的身体,周凤薇抓在我肩膀上得手,猛地弹开,紧接着便是周凤薇的惨叫声,这声音理我越来越远,很显然,就算是我替周凤薇挡下了地府冥气,这股巨大的力量,还是直接将周凤薇震飞了。

????我的绝阴之体已经可以勉强承受地府冥气一段时间,饶是如此,我都感觉整个人像是被一块巨大的寒冰正面砸中,若是刚才正面击中的人是周凤薇,那么周凤薇必死无疑!

????很讽刺,在来到苏家古宅之前,我与周凤薇还是不死不休的死敌,而此刻,我竟然奋不顾身,用自己的身体替周凤薇抵挡强大的地府冥气。人们常说,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其实这话并不对,敌人永远都是敌人,一笑泯恩仇,或是冰释前嫌,属于极少数的例子。大多数时候,之所以能够握手言和,只能说明‘恨’的不那么深。

????爱和恨,是这世间最强大的两股力量,甚至连地府冥气也无法比拟。

????幽翎公主虽然被封印住,但她毕竟是拥有上千年寿命的邪物,又是‘根正苗红’的‘冥二代’,所释放出来的地府冥气之强,丝毫不亚于我在烈焰地狱中感受到的,或者说,二者冥气本身就同出一辙。

????我的绝阴之体,极限只能抵挡几秒钟,而幽翎公主释放出来的地府冥气,却以铺天盖地之势,源源不断。就在我自己会被这股强大的气息,直接毁灭的魂飞魄散之时,我手上一直毫无反应的冥王宝玺,突然产生了一阵抖动。

????自打进入苏家古宅以来,冥王宝玺就陷入了‘沉睡’,此刻醒来,我心中狂喜。

????因为我每次被地府冥气击晕之时,只要冥王宝玺戴在手上,便可成功的抵御地府冥气的攻击。

????很显然,幽翎公主强大的地府冥气,直接驱散了一直屏蔽阻碍住冥王宝玺的力量,间接的为我唤醒了冥王宝玺。

????几乎是冥王宝玺苏醒的刹那,那股铺天盖地的地府冥气,就再也对我产生不了伤害了。

????渐渐地,从祠堂喷涌而出的地府冥气越来越弱,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????我瘫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等我转身看向周凤薇时,发现周凤薇眼睛瞪得老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我。

????“那……那股阴气,透着强烈的死气,比我见过的任何阴气都还要暴戾疯狂,那究竟是什么?”

????“幽翎公主所释放出来的气息,并非是阴气,而是地府冥气!”我凝视着祠堂,一边将气息喘匀,一边严肃的说道。

????“这就是传说中的地府冥气?!”周凤薇眼睛睁得老大,眼神中尽是不可置信,这是我认识周凤薇以来,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!可见,连向来沉稳老练的周凤薇,也知道这地府冥气的可怕之处。

????虽然有冥王宝玺的保护,我不至于直接被地府冥气杀掉,但是抵挡地府冥气,还是耗尽了我的但精力。

????我有气无力的看向周凤薇:“你有几成把握,冲进祠堂?”

????周凤薇脸色凝重,沉默些许才开口,语气也不如以前那么有底气:“我曾在古传典籍中,看到过关于地府冥气的记载,那是一种超越了阴气的存在。别说是活人,就算是阴人,也无法承受那股强大的气息,瞬间就会被震得烟消云散。以我的道行,想要硬闯祠堂,怕是连一成机会都没有。可惜了我们酝酿的整个计划,到了最后关头,功亏一篑。”

????周凤薇这番话,让我心里满是愧疚,若不是因为我一时疏忽大意,被苏瑾年那个家伙钻了空子,恐怕此时周凤薇早已经轻易进入祠堂了。

????就在我暗恨自己还是‘社会经验’浅薄时,周凤薇又浇了我一盆冷水。

????“幽翎公主虽然被封印住,但是她在此处已有百年之久,累积的阴气也好,地府冥气也罢,都是异常浓厚的。就算是进入祠堂,我也无法靠近他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除了泄气,我还有些疑惑:“怎么,你道法双修,到头来,连幽翎公主的身都近不了?”

????“俗话说,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邪物的修行速度,本身就和活人存在着巨大的差距。强大的邪物,比如七星邪尸,或是红毛僵尸,都是靠天收,而非人力可为之。我们能够做的事情,只是在邪物还在襁褓之中,将其扼杀!”说到这,周凤薇长叹了口气:“像七星邪尸这等存在,唯一能对他们产生直接杀伤的,怕也就只剩下紫符神咒了。”

????听到‘紫符神咒’这四个字,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,觉得全无希望。

????之前在天隆庄园,周凤薇光是刻画符篆,就耗尽了全部精力,最后再加上白玉蟠龙的全部力量,也只是勉强释放出紫符神咒而已。以我们现在的状态,根本无法支撑那么强大的神咒。到时候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反而得不偿失。

????难不成,最后关头,苏靖整个计划,全都要因为我的关系而付诸东流?

????不!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!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,注视着祠堂,一字一顿:“今天必须有一个结果,哪怕是死!”

????“陈潇,你下定决心了?”周凤薇看着我,眼神凝重。

????我毫不犹豫的重重点了一下头:“这个时候,已经没有退路了,必须搏一搏!”

????“好!有你这话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周凤薇迈步走动我身边,同样看向祠堂,屏气沉声,语气中透着不可置疑的坚定:“我将赌注压在你身上,就像当初苏靖无条件的相信你一样。无论发生什么,我都会把你送进祠堂,之后的事,靠你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