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八十七章 流年如瑾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究竟是苏瑾年保护我,还是我保护苏瑾年,一目了然。

????不得不说,在‘厚颜无耻’这方面,苏瑾年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,很值得人去学习。套用一句民间流行的俗语,在这社会上,不开心的都是要颜面的人,自由自在的都是不要脸的人。

????可能这种三观会值得商榷,但现在的社会,本身就很浮躁,需要的是模棱两可,而非纯粹的非黑即白。

????除了杀掉苏瑾年,恐怕是甩不开他了。我只好暂时无视他的存在,快步向西北方向而去。

????陈旧的楼阁,落满灰尘的地面,幽森的窗户,所过之处,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处不在的阴气,和令人心慌的沉沉死气。

????苏瑾年向来是个闲不住的人,自打强行跟在我身边,嘴巴就没有停过。

????“叔母,你知道苏家古宅是怎么从地面跑到地下的吗?”

????我没有回答他,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,可惜,我的沉默并没有让苏瑾年有丝毫的知难而退,甚至像是精神病一样开始自问自答起来。

????“嘿嘿嘿,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,像这么高深的问题,涉及到了物理学,工程学,玄学,你一个连大学都没念完的学生,怎么可能知道。我说错了,就算你念完了,你也不知道,谁让你念得是计算机系呢。”

????我依旧没理他,苏瑾年一边揉着被无头死尸掐过的脖子,一边嘴巴不停,像是一只苍蝇在我耳边嗡嗡的飞,要多烦有多烦。

????我对苏家古宅的确很感兴趣,但是我并没有问,因为我知道,以苏瑾年那张破嘴,根本不用问,他就会没完没了的自己说出来。

????“叔母你看,石窟的四周都是岩壁,而上方,却是泥土。肯定是事先挖出这个巨大的洞窟跑,然后再用泥土盖死。而苏家古宅,则是整体从上方缓缓降下来,下降速度绝对不会超过一米每分钟,否则这庞大的建筑群,绝对不会保存的这么完好无损。”

????说到这,苏瑾年的嗓音变得兴奋起来:“开凿这么大的洞窟,需要用到的机械,绝对是超大型盾构机。而将古宅吊下来的应该是巨型龙门吊,而且不止一个。当然了,这只是理论上的方案,毕竟古宅埋在这里已经有些年头了,而盾构机和龙门吊则是最近这些年才发明出来的。”

????我不知道盾构机是什么,对龙门吊也不了解。面对苏瑾年的滔滔不绝,我最后还是忍不住了:“你能不能放一点有意义的屁?说了半天,等于没说!”

????“嘿嘿嘿,叔母,我只是给你普及一点知识,人嘛,要活到老学到老,多扩展一些知识面总是没错的。你看我,什么都懂,什么都会,所以做起事来才无往不利。”

????我懒得理会苏瑾年的自吹自擂,冷哼一声:“那你说,这苏家古宅究竟是怎么弄下来的。”

????“很简单,用法术啊。”

????“法术?我法你奶奶哦!”我气得直接爆了一句粗口,感觉跟苏瑾年说话,纯粹是浪费生命。

????“注意素质!我可没胡诌,你忘了我妈了?被苏家古宅弄到地下,对我妈来说易如反掌。可惜啊,我没有看到我妈只手翻天覆地的伟岸英姿……或者说,我从来就没有看到我妈。”说到这,苏瑾年的语气突然变得伤感起来,止不住的叹息:“叔母你知道吗,在我十六岁以前,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孤儿,觉得自己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就像齐天大圣孙悟空。”

????我一直都很理解苏瑾年唤醒幽翎公主的动机,母子之情的牵绊之深,没有什么好说的。不过苏瑾年从来没有接触过幽翎公主,这点倒是让我有些意外。

????我扭头看向他:“你就不怕幽翎公主和苏靖一样,苏醒之时,却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,天差地别?”

????“你怕么?”苏瑾年看着我,轻声问道。

????“我不怕。”

????“那我有什么好怕的?”

????我点了点头,平静道:“既然我们两个人的冲突如此明确,你还跟在我身边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?”

????苏瑾年也点了点头,若有所思:“白玉蟠龙也好,冥王宝玺也罢,对圈子外的普通人没有半点用处。也就是说,你根本无法阻止我跟在你身边。而我呢,又依靠你来帮我清扫那些邪物,必须跟在你身边。叔母,有些事情就像强奸,既然你无力反抗,就要学会默默享受。”

????苏瑾年的话,让我心里不甘,却又无力反驳。

????罢了,大不了之后遇到邪物,再借助邪物之手干掉他吧。

????路上,苏瑾年不止一次跟我提起乔娜的事儿,苏瑾年还不知道乔娜与老鹰勾结,只知道乔娜背叛了我。苏瑾年很罕见的没有借助这件事来刺激我,只是若有所思的说,人想要不被感情伤害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交任何朋友。可人是群居动物,不可能永远形单影只,那么就只能隐藏自己的心,不要轻易的与任何人‘交心’。

????这番话的道理毋庸置疑,但是对我并不适用。这件事给了我一个教训,让我深刻的意识到,我要比以前更狠,更杀伐果断,才能杜绝身边重要的人,被这险恶世界污染!

????交谈中,我和苏靖不知不觉走到一个巨大的庭院里,我和苏瑾年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。苏瑾年喋喋不休的嘴巴终于闭上了,而我的眉头却深深的皱了起来。

????与之前那些空旷的庭院不同,眼前这个庭院里面密密麻麻挤满了‘人’。

????这些人和无头死尸以及灯笼小女孩一样,全都是身首异处,男女老少齐聚,大眼一扫,足足有四五十个人。他们像是虔诚的信徒,整整齐齐的跪在庭院里,把各自的脑袋放在身体的右侧,像极了行脱帽礼。

????朝拜的无头信徒们,正对着庭院里唯一的高阁。

????这高阁约莫十米高,但只有一层,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‘祠堂’二字。

????为了寻找梅姐,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的找到了苏家祠堂,我心里一阵感慨,不知道该喜该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