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六十一章 洁癖猛男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冻……冻住了!”

????周凤薇身后的手下发出一声惊呼,六双眼睛,齐刷刷的看着周凤薇的胳膊,眼睛里尽是不可置信。

????看到那六个人的反应,我恍然大悟,难怪这些人身上没有半点道行和修为,却如此凶猛。我看着周凤薇,冷笑道:“原来你没有告诉他们,这里是哪,要面对的是什么人。用圈外人对付圈内人,最后当成炮灰舍弃,还真是雪影飞鸾的行事风格。”

????在我讽刺周凤薇的时候,梅姐趁机摆脱周凤薇的控制,退到我身后。我没有让梅姐反击,因为我现在已经控制住了周凤薇,形成僵持状态,若是贸然出手激怒了这只母老虎,事情反而不好办。

????周凤薇瞥了一眼冻僵的胳膊,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震惊,眼神中甚至闪烁出一丝不屑的神情。

????“驱阴气为兵,看样子你已经完全舍弃了人的身份!”话应刚落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周凤薇就从口袋里扯出一个黄彤彤的东西,仔细一看,竟然是一张黄符。

????黄符上面用红色的朱砂笔写着‘大将军到此’,乃是纯正的茅山符篆。

????我本以为周凤薇会把这符篆用在她自己身上,却万万没料到,周凤薇对着我的胸口就拍了过来。

????被黄符击中的刹那,我感觉心头猛地一颤,体内的阴气竟然为之一抖。紧接着,不光我的身体,就连我的大脑思维都开始变得迟钝起来。这对付阴人的符篆,对我竟然有效!

????在短暂的错愕之后,我幡然醒悟,符篆对付普通人是没有什么太大效果的,而在我可以娴熟的利用阴气伤人时,我就已经不再是‘纯正的人’了。套用一句老掉牙的话,这便是一物降一物。

????这世间的任何事,都是有得必有失,我终于能够控制阴气了。但却付出了相应的代价,苏靖永远的离开了我,而我也不能在称之为‘人’了。

????黄符很强,强到甚至已经撼动了我的心神,对我产生了影响。而冥王宝玺又是绝阴的冥器,强强相抗,必然会有一个被击败,不出意外是黄符。但是冥王宝玺震碎黄符的过程,两股力量相互冲撞,还是差点把我的身体给击垮,已经产生些许的涣散。

????我没有坐以待毙,身体恢复的同时,立刻对周凤薇加大阴气灌输。起先,被冻住的只有周凤薇持刀的胳膊,很快,淡蓝色的冰霜,就开始沿着周凤薇的胳膊向外扩散蔓延。短短几秒钟,就已经蔓延到了周凤薇的肩膀。

????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上去帮忙!”后方的苏瑾年,两条弯如月牙的眯缝眼,变成了两条直线,显得很紧张。

????那六个壮汉,第一次见到人被阴气一点一点冻住,满脸震惊,全都愣在了原地。被苏瑾年连续叫了好几声,才回过神来。

????只可惜,六个壮汉终于鼓起勇气向我靠近的时候,我身后的梅姐和乔娜也没闲着,同时站到了我的身体两侧。

????“不怕死的尽管上!”乔娜高举金钱武柳剑,剑锋直指对方六个男人,气势呈现出压倒性。

????而梅姐也不含糊,她的折扇之前与飞斧男战斗的时候遗失了,没有了折扇,无论是对梅姐的身手还是实力都是一种打击。但是此刻握着砍刀的梅姐,似乎才是过去那个纵横社会,真正的梅姐。

????之前的对战,周凤薇没有出手,梅姐和乔娜就不同程度的受了伤。由此一点就可以看得出,对面的六个男人都具备一定的身手,是练家子。

????一旦交手,谁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获胜把握。

????只可惜,我与周凤薇的僵持局面,无异震撼了那六个男人的三观,以至于唯唯诺诺,犹犹豫豫,自始至终都没有迈出那一步。

????苏瑾年气得不行,平日里精明又带着些许可爱的眯缝眼,此刻也从往上翘,变成了往下翘,摆出一副气急败坏的表情。

????“我说什么来着,带这些圈外人来,屁用都没有,遇到一点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,就成了软脚蟹。”说到这,苏瑾年缓缓脱下西装,露出雪白的衬衫,将手指塞进领结内,拽了拽领带口,让领带松弛了一些。一边向我们这边走,一边挽着袖子。

????“哎,这年头想要干点什么事儿,都得需要自己动手。算了算了,自力更生,丰衣足食。”

????苏瑾年云淡风轻的话语,却透着凌厉的杀气。在走到距离我们不足两米远的时候,苏瑾年突然动了,看似柔柔弱弱,给人一种文弱书生感觉的苏瑾年,刹那间所爆发出来的速度,惊得我目瞪口呆。

????单论速度,苏瑾年竟然丝毫不比周凤薇差上多少,几乎是眨眼之间就到了我们面前。

????梅姐第一时间迎了上去,挥刀平砍苏瑾年的肩膀,结果却被苏瑾年以一个极其刁钻的高鞭腿踢中手腕,砍刀脱手而飞。

????当乔娜冲上去帮忙时,被苏瑾年一套迅雷不及掩耳的组合拳放倒。

????整个过程只持续了短短两秒钟,我身边最为信赖的两员‘大将兼保镖’就被放倒了!

????俗话说,会咬人的狗不叫,叫的狗不咬人。眼前的苏瑾年,却是又会叫,又会咬人!从周凤薇惊愕的眼神看得出,苏瑾年隐藏的很深,甚至连周凤薇都不知道苏瑾年竟然怀有这样的身手。

????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连我都因为震惊,往周凤薇体内灌输阴气的速度都为之一缓。

????而就在现场一片死寂之时,苏瑾年却做出了一个非常出乎人预料的动作。他猛退一步,不断的拍打着袖子,嘴里骂骂咧咧:“这是谁的血?把我衣服都弄脏了!”

????苏瑾年竟然因为袖子沾了血,就放弃了乘胜追击!我觉得非常匪夷所思,苏瑾年这家伙,究竟是洁癖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程度,还是自信心爆棚,觉得我们在他手里根本扑腾不起什么浪花。

????苏瑾年显得很烦躁,一边拍打袖子,一边骂那几个没用的手下,表情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