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四十八章 旧爱迷影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敢肯定,那个声音是苏靖,但我却感觉不到半点阴气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苏靖已经不是阴人?不!绝不可能!阴人变成阳人,只有两个方法,投胎转世和借尸还魂,但无论哪种方法,都需要时间,短时间内绝对办不到!

????“苏靖!你到底在搞什么鬼!”百思不得其解让我有些愤怒,我不喜欢这种盲目无措的感觉,我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喊着。再一次喊出苏靖这个名字,竟一下耗尽了我的所有力气。果然,女人终究难以逃脱女人的致命弱点,而这个弱点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爱。

????没有回应,没有现身,留给我的只是无边的寂寥,和黄毛呼哧呼哧的喘息声。

????“苏靖?刚才踢我的人是苏靖?”黄毛眼睛瞪得老大,猛地坐了起来,似乎苏靖这个名字对他的刺激很大。

????“你就是陈潇?!”黄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。

????我不由冷笑:“怎么,周凤薇连让你对付谁,都没告诉你,就把你送到战场了?”

????我起初以为黄毛对我的身份很忌惮,结果我却错误的估计了形势。黄毛看我的眼神,从震惊转变为兴奋,再由兴奋变成了痴狂,就像是一只饥肠辘辘的野兽看着可口的猎物一般。

????我被这种眼神盯得浑身发毛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。

????“你是陈潇,也就是说,你手上带着价值连城的宝物?!啧啧啧,看样子今天能赚一大笔外快!”黄毛站起身,眼神贪婪的盯着我的手,很显然,他的目标从我转移到了冥王宝玺和白玉蟠龙上面。

????阴人无法触碰这两件冥界圣物,但是阳人不同,阳人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这两枚戒指取下,而方法就是直接斩断我的手指!

????惊恐也危机袭来,我一边后退,一边威胁道:“你别忘了,苏靖还在!”

????我不知道苏靖究竟在不在,但是为了喝退黄毛,我只能慌不择口。同时我心里很愤恨,恨得并非是眼前的黄毛,而是周凤薇!那个女人竟然如此之狠毒,居然把冥王宝玺和白玉蟠龙的事儿传扬到了社会上,引诱阳人对我下手。

????“你不说,我还差点忘了!”黄毛眼神一阵兴奋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黄符贴在自己的肚子上。

????“雪影飞鸾跟我说过,万一碰到什么脏东西,就把这张黄符贴在身上,这样邪物就碰不了我!”黄毛眼睛死死盯着我的手,贪婪且癫狂道:“我看现在谁还救得了你!”

????没想到黄毛还有这一手,不过我非但不担心,反倒一阵狂喜,不再后退,胜券在握的注视着黄毛。

????接触到我的眼神,黄毛楞了一下,随即大笑起来:“怎么,你已经放弃抵抗了?啧啧啧,乖,只要你配合,我保证对你温柔一点,哈哈哈。”

????我冷眼看着志得意满的黄毛,淡淡笑道:“周凤薇身边高手如云,却让你一个社会人来对付我,你就没想过原因吗?”

????“因为我牛逼啊,这就是原因!”黄毛笑容浓厚,一副天老二他老大的架势。

????看着他这副目空一切的样子,我心里的笑意就强烈了,虽然他距离我越来越近,我却无动于衷:“阴人也好,圈内人也罢,都没办法直接对付普通阳人,这叫做万物平衡,谁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,除非阳人自己找死!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黄毛楞了一下,收敛了一下笑意,脚步不停:“所以呢?”

????“周凤薇知道让圈内人来对付我,讨不到好处,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你。如果你一直用蛮力对付我,我绝不是你的对手。可惜了,你错就不该把那张符贴在你身上。信则有,不信则无,你用符防苏靖,就意味着你已经一只脚踏进我们这个圈子了。”

????黄毛距离我不足两米,脚步却猛地停了下来,呆呆的看着我,似乎终于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。

????这回轮到我笑了,我缓缓举起冥王宝玺,轻声道:“黄符厉害归厉害,可惜,周凤薇给你的只不过是一张护身符。刚才你打了我那么多下,这回轮到我来粗暴的对待你了!”

????言罢,我不再多言,猛地将体内的阴气从冥王宝玺释放出来。

????自从我带上冥王宝玺,它吸收了大量阴气,而这些阴气一直聚集在我的身上。此刻再由冥王宝玺释放出去,阴气之浓厚,甚至超出了我自己的想象。

????通常情况下,阴气是无色无味的,此刻由于阴气的浓度实在是太高了,竟呈现出了淡淡的黑色!

????阴气正好击中在黄符之上,只被挡住了一瞬,就直接穿透黄符,涌入了黄毛的身体。

????“怎么回事?好冷!”黄毛的表情吃惊无比,想要把黄符撕下,可惜,已经为时已晚。

????阴气对普通人造成的最直接伤害,就是降温!

????那张黄色符篆,的确能够挡住大部分阴物,只可惜,它面对的是冥王宝玺。铺天盖地的阴气直接打破黄符的防御,涌入黄毛体内。在黄毛不顾一切的被手放在黄符上,企图将黄符撕下时,他的身体也被完全冻住了。

????黄毛的身体呈现出淡淡的蓝色,不过没有立刻死掉,眼珠子还能动,不断地转着圈,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眼神。

????我长舒了口气,一直硬撑着的身体立刻垮了一下,过了一会儿才终于提起力气,迈步走到黄毛面前,语重心长道:“你的身体都被冻住了,神经已经失效,你现在的感觉就像是植物人一样,不会感觉到半点疼痛。现在你还没死,只能说明你的大脑还能工作。”

????这时,黄毛的眼球转动的更快了,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心脏被冻住,血液不流通,氧气无法供应到大脑。普通人大约三分钟就会窒息,五分钟后,就会脑死亡。”

????看着黄毛不断扩大的瞳孔,我轻叹了口气:“你错就错在你不该打我戒指的注意,知道这枚戒指为什么对我这么重要吗?”我扬了扬白玉蟠龙:“因为它是我的婚戒,碰女人的婚戒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