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四十六章 争夺灵貂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并非所有的事儿都需要暴力对待,但不得不说,有的时候暴力是解决事情最简单高效的办法。

????我看着面前的大杨树,犹豫了片刻后,将手掌贴在了树干上。

????杨树本身就有吸收阴气的特性,与我的绝阴之体相互吸引,我体内的阴气缓缓灌入到杨树之内,随着阴气越来越多,杨树的叶子竟然无风自动了起来,莎啦啦的响个不停。像极了拍手的声音,这也是杨树为什么叫做‘鬼拍手’。

????迷魂阵与鬼遮眼不同,后者是阴气邪物导致,而前者则是纯粹的阵法,但二者之间的关系是相克的。当阴气超过了阵法能够容纳的临界点后,阵法也就随之破碎。

????不过由于迷魂阵是在真实环境的基础上设置,因此周围的环境始终没有发生任何变化,我和梅姐不得不继续往前走,直到再也没看到那棵大杨树,我才肯定迷魂阵已破,不由如释重负的长舒了口气。

????“潇潇。”

????梅姐突然伸手抓住我的胳膊,我转身往后一看,发现梅姐的视线全都集中在我的手上,我顺着梅姐的视线往下看,惊讶的发现,一直非常虚弱,一动不动的人面灵貂,此时此刻,竟然爬了起来,正隔着丝袜,直直的看着我。

????我终于明白它为什么叫人面灵貂了,它巴掌大的脸,几乎扁平,雪白,眼睛鼻子甚至是嘴巴,虽然隐约还能看出黄鼠狼子的轮廓,但是乍一看之下,像极了病入膏肓毫无血色的人脸。

????我记得人面灵貂是以死尸为食,而尸体除了腐烂的人体组织之外,含有大量阴气,也因此可以断定,人面灵貂其实是以摄入阴气为主。而我刚才为了破掉迷魂阵,释放了大量阴气,而这家伙又一直被我拎在手里,八成是间接的吸收了我的阴气。

????人面灵貂很活泼,盯着我看了一会儿,就在丝袜里折腾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想要逃跑,还是单纯的在自娱自乐。

????就在我仔细打量人面灵貂的时候,突然,人面灵貂朝着旁边呲牙咧嘴起来,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危险。我下意识往旁边一看,惊讶的发现梅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捡了根木棍,已经举到了半空中。

????“梅姐,你干什么?”我吓了一跳,赶紧把人面灵貂藏到背后,否则以梅姐的身手,这一棍子敲下去,我还真怕直接把人面灵貂给敲死。

????梅姐眉头紧锁,眼神严肃道:“潇潇,得想办法把它给弄晕,不然它折腾几下,丝袜就会破掉!”

????原来是这样,我松了口气,赶紧冲梅姐挥手,阻止梅姐:“那也不用把它打晕,否则的话,它就没用了,咱们还要靠它找到苏氏祠堂。”

????“话虽如此,难道你有什么办法让它安静下来?”梅姐放下棍子,注视着我。

????“我……”说实话,我没有什么好办法,不过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一旦人面灵貂抓碎了丝袜,我就直接用手抓住它。反正我是冥妃之躯,损耗阴德虽然代价很大,但我感觉我还是能够撑得住的。

????这时,我感觉人面灵貂又扑腾了起来,而且比刚才闹得更凶了,就在我准备收紧丝袜的时候,突然,一阵尖锐的破空声传来。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我就感觉被梅姐推了一下,下一秒,一把短柄斧就擦着我的耳边飞了过去,重重的砍在我身后的树干上。

????“什么?!”我身体一震,同时心里一阵庆幸,若不是梅姐反应快,我恐怕已经身首异处了。

????“潇潇,小心,有贵客光临。”梅姐双目如炬,死死注视着前方。

????我转身看了一眼砍在树干上的短柄斧,心里一阵后怕,然后看向反方向,发现距离我们不远处的林子里,站着一个男人。

????这男人约莫三十岁的样子,个子不高,身体略微有些消瘦,头上带着一个灰黑色的鸭舌帽。腰上插着三把短柄斧,手上还拿着一把,不断的抛动着,短柄斧上下翻飞,锋利的斧刃在月光的照耀下,反射着摄人心魄的寒光。

????虽然已经确定对方是人,并非邪物。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后,我已经明确意识到,论危险度,阳人丝毫都不必阴人差多少。甚至在有些时候,面对阳人要比阴人还要谨慎!

????“潇潇,你认不认识这个人?”梅姐不动声色的站到我面前,眼睛盯着远处的鸭舌帽,轻声问道。

????我仔细打量着鸭舌帽,在他抬头的瞬间,我看清楚了他的长相,心里不由一沉:“是周凤薇的人!”

????当初周凤薇第一次带我去老茶馆时,包厢里除了宁莽老鹰等人之外,还有好几个人,这个鸭舌帽就是其中之一!

????俗话说,鱼找鱼虾找虾,癞蛤蟆专找大王八。老鹰不屑与周凤薇为伍,那么就必然会有人追随周凤薇,退一万步来说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。有苏瑾年这个腾龙公司的董事长大腿,自然会有无数人对周凤薇趋之若鹜。

????梅姐的表情变得很严肃,似乎她也意识到,但凡是和周凤薇扯上关系的人,都不是善茬。

????就在我和梅姐如临大敌的时候,鸭舌帽开口了:“把人面灵貂放下,不然你们俩都得死!”

????鸭舌帽的声音很浑厚,有点类似于之前的宁莽,但是要比宁莽更加凌厉一些。

????“潇潇,你先走,我来对付他。”梅姐手指一勾,将折扇从丝袜里扯出来,握在手里,如同兵器般,与鸭舌帽对峙着。

????对付阳人,我没有丝毫优势,留下来只有拖后腿的份儿。若是没有我,梅姐会更自在一些。想到这,我毫不犹豫的拍了拍梅姐的肩膀:“你自己小心,解决了以后去庄园别墅汇合。”

????说完,我便往左侧跑去。

????“怎么?传说中的冥妃陈潇,也只不过是个临阵脱逃的小女人吗?留下来陪我玩玩!”

????几乎是话音落,我就感觉后背传来一阵‘嗡嗡嗡’的声音,转身一看,发现一把短柄斧旋转着朝我飞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