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四十三章 阴人遗物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还没等我发出疑问,梅姐就心有灵犀的反问我:“你是觉得那个小男孩有问题?你不是对阴气的感觉很敏锐吗,难道感觉不出他身上的阴气?”

????“问题就出在这,他身上有阴气,但是很弱,应该是跟苏靖接触后,从苏靖身上沾染的。问题在于,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男孩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????“兴许他是来探险的呢?或者……”乔娜神秘一笑,似乎是回忆起什么兴奋道:“我以前上初中的时候,因为家里穷,经常跟一些班里的男同学,跑到一些荒废的破房子里去寻宝。所谓的宝,其实就是一些能卖钱的废品,铁啊铜啊,搜集一下午卖到废品收购站,就能换一个星期的零花钱。”

????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我又看了一眼小男孩越来越远的背影,轻舒了口气,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已经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了,兴许我心中的疑虑都是多余的吧。

????我低头看着手里的信,犹豫了一下舒展开来,里面的字迹的确是苏靖的,只有寥寥两行字:“我知道我们早已经失去了阻止对方的能力,若是再见,希望不要有太多牵绊,做你应该做的事。君上,卿启。”

????这个苏靖,又在玩什么花样!我反复看了好几遍,也没能看出他这封信有什么意义,揉成团,想要扔掉,可是举起手掌时,心里一股怪异的力量,却让我的动作停了下来,最终,我近乎妥协的将信塞进了口袋里。

????因为这个小插曲,我们没有立刻进入天隆庄园,而是按照苏靖的指引,先去找到那颗老柳树。

????老柳树周围的泥土很紧实,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。

????我不禁纳闷:“难不成苏靖在耍我们?”

????梅姐摇了摇手,谨慎道:“阴人做事,自然无法用阳人的思维去考虑。既然苏公子说在这里留了东西给你,就必然不会只是一口空话,找找看吧。”

????没辙,我们三个只能在老柳树周围乱挖一气,由于手头没有趁手的工具,再加上毫无目的性,这一挖,就从中午挖到了傍晚。

????老柳树周围几乎被我们翻了个遍,却没见到什么东西,就连乔娜都开始低声埋怨起来。而就在我们准备放弃的时候,突然,我感觉到一股微弱的阴气,这股阴气环绕在老柳树附近,却无法准确的判断出是从哪里发出来的。

????有阴气,就证明这附近有阴人或是冥器。

????我赶紧把这一点告诉乔娜和梅姐,但是乔娜和梅姐却没有丝毫头绪,我们三个人不禁再次陷入了僵局。

????乔娜提议不再毫无目的的找下去了,休息一会,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下去,趁早进入天隆庄园。

????眼下也只有这么办了,我们三个人坐在老柳树下面休息的时候,我的视线自然而然的落在天隆庄园和远处的玉屏山上。

????随着阳光越来越稀薄,巍峨的玉屏山逐渐变得阴森起来,远远看过去,当真像是一条爬伏在地上的黑龙,煞气逼人,哪怕是带着冥王宝玺和白玉蟠龙,我还是止不住的打了个寒蝉。

????我心里不禁思考起来,天隆庄园是以苏家祠堂为基础建造起来的。而祠堂这种东西,一般来说是建在府邸之中,以便逢年过节祭拜祖先。我依稀记得,我老家的村长家里就有一个小型的祠堂,里面供奉着很多牌位。

????若是祠堂在的话,那么苏家的古宅,应该也在。也就是说,偌大个苏家古宅,都埋葬在天隆庄园下面。

????这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阳间的建筑在上,阴间的建筑在下。

????若是苏靖真的给我留了什么东西,那么也极有可能是以阴人的方式留下。我转身看了看后面的老柳树,又看了看不远处一颗早已枯死的树,惊异道:“咱们该不会一开始就找错了吧。”

????“什么意思?”梅姐和乔娜不约而同的看向我。

????我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枯树:“柳树能够辟邪,苏靖早已不是冥王,阴气已经非常薄弱,就算藏东西,也不会藏在柳树下面,否则还没等东西藏好,身上的阴气就被柳树给驱的差不多了。”

????听了我的话,梅姐来了精神:“你是说,苏公子把东西藏在了阴间的柳树下面?”

????“很有这个可能,你们想啊,既然人分阴人阳人,那么花草树木也应该有阴阳之分,以苏靖的阴人身份来看,那颗枯死的树,兴许才是他描述的柳树。”

????乔娜没好气道:“都是猜测,这种事儿谁能说得准,再拖下去天可就彻底黑了,与其浪费时间,倒不如趁着阳光还没有散尽,先进天隆庄园再说。”

????梅姐摇了摇折扇,不同意乔娜的观点:“苏公子留的东西,必然对我们很有用处。我们来的匆忙,本身就准备不充分,而你之前又说天隆庄园凶险异常。究竟是做好万全准备,还是贸然闯入,答案昭然若揭。”

????“梅姐,你怎么老跟我唱反调呢。”乔娜皱着眉头。

????梅姐摆了摆雪白的手指:“这不叫唱反调,这叫多个方位多种思考。”

????“我说不过你,要不然这样,你俩去找苏靖留的东西,我先去探探路。”乔娜指了指旁边的围墙:“墙这么高,上面又有铁丝网,咱总不能翻墙进去吧。”

????我和梅姐一合计,觉得这种选择无疑是最好的,当即一拍即合。

????与乔娜分开,我和梅姐直奔枯树,到了以后,地面依旧显得陈旧,没有新翻动的痕迹。梅姐有些泄气,叹息道:“难道苏公子真的给我们开了一张空头支票?”

????与梅姐相比,我反倒有些兴奋:“这里的阴气很足!”

????我让梅姐别急着气馁,告诉她阴气足代表这里肯定有阴人或是冥器,但是我没有感觉到阴人的存在,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!

????我在枯树旁边观察了一会儿,确定了阴气的源头,当即动手开挖。

????果不其然,只挖开了浅浅的一层土,一个古色古香的大箱子便出现在我的视线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