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三十一章 莫问前程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周凤薇和苏瑾年把宁莽当成炮灰了?”

????“这年头出来混,从一开始就要做好当炮灰的觉悟。”梅姐语气平淡,并没有时间紧迫很显得有丝毫紧张,相反的,梅姐看我的眼神甚至有些从容不迫,仿佛有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。不过以我对梅姐的了解,她断然不会冷眼旁观,只是她的态度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。

????“你难道一点都不急?”我满是疑惑的询问梅姐。

????梅姐二指夹着小折扇,轻轻一扭,折扇便神奇的在她指间旋转起来:“我的准则向来是遇到问题解决问题,急是没有用的。”

????在逞凶斗狠方面,我不如乔娜,在为人处世方面我不如梅姐,甚至连阴狠狡诈,我都远远比不上我的那些敌人。给我充足的时间做准备,我都往往落得两败俱伤的结果,而现在却只有半天时间,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周凤薇斗。

????不是我浮躁,而是在没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和经验沉淀之下,我根本无法做到像梅姐那么坦然自若。

????“潇潇,有些事情不用急,急也没用。”梅姐又提醒了我一遍。

????我长叹了口气:“不是我想着急,而是不得不着急,我只有半天时间,偏偏乔娜又受了伤,以我一个人的能力,根本斗不过周凤薇,若是落在周凤薇后面,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????梅姐看着我不说话,躺在沙发上,看着天花板发呆。

????我以为梅姐也没了注意,顿时有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。

????我期初还以为,只要降服了贪念的魂体,就抢占了先机,却没想到,非但没有丝毫用处,反倒是有点烫手山芋的味道。就在我有些进退两难之际,梅姐突然开口了。

????“你自己不开窍,别人再怎么帮你也没用。”

????“梅姐,你到底什么意思啊?”我有些急了。

????梅姐微微侧身,右手撑着脸颊,左手用折扇轻轻敲打着大腿,姿势很是慵懒的看着我:“你有些被急功近利蒙蔽了眼睛,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。在明知道与周凤薇相比,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,却硬要以弱抗强,这本身就是不明智的选择。”

????“那我们总不能坐以待毙吧?”

????梅姐摇了摇折扇:“并非是坐以待毙,而是静观其变。当你意识到,自己处于不利局面时,首先要考虑的并非是如何夺回优势,而是如何寻找机会。动物界中,鬣狗的战斗力远远不如狮子,却善于从狮子嘴里夺食。豺驱虎,狼吞豹,以弱胜强的前提并非是硬碰硬,而是机会二字。”

????说到这,梅姐坐起身,郑重其事的看着我:“打个比方,就算你夺得先机,先周凤薇一步,你又能做什么?周凤薇依旧是周凤薇,你依旧是你,局势却没有丝毫改变。相反的,枪打出头鸟的道理,你应该知道,有的时候夺得先机并不意味占尽优势,相反的,会给自己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
????虽然我有些不想承认,但不得不说,在这一点上梅姐说的很有道理。天隆庄园也好,苏家祠堂也罢,都是九死一生的凶险之地,若没有完全的准备,贸然进入恐怕只有死路一条。连周凤薇都不敢冒冒然然的进去,何况我呢?

????与其不顾一切的抢在周凤薇之前进入马家祠堂,倒不如在她身后伺机而动。

????不过我此刻在意的却并非是这一件事的变通,而是之前梅姐说的‘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’。

????我现在面对周凤薇真正的劣势,其实并非是表面上的被动,而是出在更加基本的东西,那就是脑子不够灵活,甚至可以用僵硬来形容。

????我虽然对付的敌人,都是孙庭,周凤薇之类的老油条,但是我自己却刚出学校踏入社会不久,还是个小雏鸟,远不如社会人老练精明。这也是我为什么屡屡受制。

????如果不在根本上改变我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,以后必然还会吃亏。

????想通这些,我也就随之平静下来,深吸了口气,问梅姐,宁莽怎么处理。

????梅姐没有立刻表态,而是看着我:“潇潇,你打算怎么处理他?”

????从梅姐似笑非笑的表情,我感觉得出,梅姐早已经心有韬略,此刻问我,只不过是想考验我而已。

????我想了想,回答梅姐:“直接打120,把他送到医院去。”

????听到我的回答,梅姐眼睛一亮:“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????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,如果宁莽是普通人,是绝对不能轻易把他放走的,因为梅姐刚才对他做的事已经犯了两件罪名,一个是非法拘禁,另一个则是故意伤害。在这个法律森严的社会,这两个罪名已经够梅姐喝一壶的了。我也好不到哪去,知情不报,至少以帮凶论处。

????但宁莽并非普通人,他跟在周凤薇身边已经有阵子了。俗话说鱼找鱼虾找虾,癞蛤蟆专找大王八。周凤薇身上背了好几条人命,宁莽既然在她身边如鱼得水,就必然干净不到哪去。退一万步说,宁莽就算真的干净,光是没有举报周凤薇,以及之前在荒野的血战,宁莽偷尸的罪名,也能让宁莽把牢底坐穿。

????所以就算把宁莽堂而皇之的送到医院,他也会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,把这口恶气忍下。

????当然了,做出这个决定,还有一个重要因素,便是我们拿宁莽没辙。老话虽然说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但现在这个社会,除了周凤薇那种人,谁又敢轻易杀人呢?

????我就算再傻,也不会为了一时之利,背上杀人的罪名。

????听了我的一番见解,梅姐嘴角上扬,冲我投以赞赏的目光:“看样子你真的成长了,做事不再像以前那么莽撞了。不错,放了宁莽比杀了他或是困住他更好。就算他想通知周凤薇,以他身上的伤势,一时半会也通知不了。等他恢复到能够拿起电话时,周凤薇一行人早已经去了天隆庄园,到时候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