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一十一章 谎言之怨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我对孙庭的恨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可以说,当初如果不是他找到我,苏靖也不会为了保护我而现身,更不会有现在的这些事了。而且除了这件事之外,在得知了前世恩怨之后,我对孙庭的恨意,已经从宏观的道义,上升到了生死相敌的个人恩怨。

????在绝大多数情况下,个人恩怨,要远远比什么大义大恶难以化解,毕竟人都是自私的,一旦与自己的切身利益相关,恩怨就会被无限的放大。

????我注视着孙庭的时候,孙庭也在注视着我,他的面具已经完全恢复了,脸上的笑意异常浓郁,但却带着很明显的嘲笑意味。

????“我说什么来着?让你提防苏靖,他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可惜啊,女人终归是女人,总是会被爱情冲昏头脑,然后以爱情至上,自以为是的不顾一切。”

????一时间我更恨孙庭了,因为抛开他对我的嘲笑不谈,这个时候提起苏靖这个名字,就是不可饶恕的死罪一条!

????我恶狠狠的瞪着孙庭:“我死了,你们七星邪尸不就解脱了吗?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救我?”

????听到我的话,孙庭大笑了起来,一边笑一边摇头:“陈潇啊陈潇,你虽然还有冥妃之躯,却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冥妃了。过去了这么久,很多事情都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,人已经不再是你记忆中的人,事也不再是你记忆中的事。”

????孙庭蹲在棺材边沿,面具是诡异的奸笑,他打量着我的身体,发出啧啧的声音:“我本以为,当我将赌注全部压在你身上,让你去对付贪念的时候,你就已经能够明白,七星邪尸并非铁板一块,相反的,如今的七星邪尸已经不足以用各自为战来形容,而是相互威胁。”

????“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?该不会到现在还以为,我会帮你吧?”我冷冷的看着孙庭,心里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!

????我被自己疯狂的想法吓了一跳,可又随之释然,经过这么多事,就算我不想改变,也早已经被逼的不得不做出改变!

????我的话并没有导致孙庭有丝毫的紧张,相反的,他的笑脸更浓了。

????“帮我?你到现在都不明白,帮我就相当于帮你自己吗?”孙庭的眼睛不断扫视着我的身体,啧啧阴笑:“这具身体,还是那么的动人,若我比苏靖早一步找到你,兴许现在被你爱的死去活来的人,就会是我吧?”

????“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!”我忍着胃里不断翻腾的恶心感,毫不掩饰眼神中的鄙夷。

????面具下那张丑陋的面孔,多看一眼,我都会当场吐出来。他竟然认为我会爱上这种只能用恶心来形容的脸,究竟是太自大,还是把我陈潇当成了饥不择食的欲女了?抛开这些视觉印象不谈,光是我们之间的恩怨,就绝不会让我对他动半点心思!

????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眼神,孙庭轻叹了口气,悻悻笑道:“得不到你的心,得到你的人,我也满足了。”

????“你去死吧!”

????“你就只会发出这种毫无力度的言语威胁吗?”孙庭的脸色变了变,不再是龌龊与阴险,而是一张恨铁不成钢的面孔:“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足够让你学会,锋利的匕首,有力的拳头,要比嘴里说出来的话管用得多!”

????孙庭伸手抓住我的领口,往外一拉,便将我拽出了棺材。

????这时我才发现,自己果真是被活埋了,棺材之上还有足足一米厚的泥土。而活埋之地则是一片荒原,异常陌生,是连我都没见过的市郊。

????这种地方,除了荒草,便是野狗,就算真的永久被封印在这里,恐怕也不会有人发现我。

????在我心里后怕的时候,耳边响起孙庭的声音:“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不会被算计?”

????“什么人?”

????孙庭的脸几乎贴在我的耳边,嘴里呼出的冷气不断往我耳蜗里跑,痒痒的。

????“不会思考的人,才不会被算计!”

????“怎么?你以前不是一直说让我聪明一点吗?现在怎么反而改口了?”我不以为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孙庭。

????孙庭眼神无波:“人想要在激流中生存下来,无外乎要具备两种素质,要么聪明,要么莽撞。可惜,苏靖也好,苏瑾年也罢,甚至包括我,智商都绝不是你能够比拟的。与其一直被牵着鼻子走,倒不如学学周凤薇。”

????“周凤薇?”一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,我心头便是一沉。

????“没脑子的人或许遇事难以选择那条最高效的捷径,但却不会轻易被人左右思维。比如周凤薇,她不会轻易跟别人玩脑子,向来喜欢多做事少说话。”

????这个比喻并不算贴切,至少以我对周凤薇的了解,这个女人的话的确很少,但往往却简明扼要,直击要害。与其说她没脑子,倒不如说她异常理智。理智和没脑子可并非是同一个概念。

????而往往越理智的人,做起事来就越果断,越不留余地。

????这也是为什么,我跟周凤薇才接触了这么短的时间,她对我造成的伤害却胜过我以前任何的敌人,甚至可以与眼前的孙庭相比拟。

????不过,孙庭的老谋深算和城府稳重,并没有让我对他产生半点好感。

????相反的,我对孙庭除了怨恨之外,更加谨慎了。

????由于我之前吸收了太多的阴气,导致我的身体有些疲惫,站都站不稳,被孙庭抓在手里,我也没有反抗。如果他要取我性命的话,有无数机会,没必要等这个时候。而且我明确的感觉到,我对孙庭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。

????“你这么急着想干掉贪念,恐怕不止你们之间的个人恩怨这么简单吧?”

????在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孙庭虽然表面平静,但他的眼神却出卖了他。

????或许玩智谋,我比不上孙庭,但有一点我却有着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,那便是我的女人身。

????在察言观色,以及‘感觉’这方面,女人要比男人准得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