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三章 我是学生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之前苏瑾年说苏靖与他母亲有染,虽然我还是不相信。但心里却有些小吃醋,却也能够理解,毕竟有些男人就是这样,走到哪里,总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注意。

????告别梅姐,我和乔娜就回了家,之前受的伤,在冥王宝玺的作用下,几乎已经痊愈,我很高兴,因为以后有点什么小病小灾,连医院都不用去了。这年头,生病比生孩子便宜不到哪去。

????回到家,乔娜就往电脑前一坐,点开某宝,手指头就没闲着。

????我懒得理她,倒头就睡,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乔娜竟然还在购物。我本来很生气,觉得我们用命拼出来的钱,这么挥霍实在是太可惜了。结果等我看到乔娜买的东西后,立刻觉得很愧疚。

????除了几件品牌衣服和一些鞋子包包,这些勉强能够在接受范围之内的东西,其余的东西,全都是一些跟辟邪驱魔有关的。

????我不禁感慨,时代不同了,连辟邪驱魔都可以一键搞定。

????“对了,潇潇,导员让我问问你,你还去不去上学了?不去,改天去把退学手续办一下。”

????听到这话,我这才想起,我还是个在校学生!

????一想到导员看到我的表情,我心里就止不住发虚。

????我很没底气的问乔娜:“娜娜,你说如果我去学校,生还的几率有多少?”

????乔娜托着下巴,深思熟虑道:“以我对导员的了解,小于等于零吧。”

????“那我不去了!”我脱口而出,有的时候相比于那些要命的邪物,我更害怕的反而是学校的那些老师。

????乔娜一脸鄙夷的看着我:“连贪念邪尸你都挺过来了,还怕学校的老师?再说了,你不是一直把上大学当成你的一个梦想吗,这么快就放弃了?”

????这话让我有些哑口无言,上大学除了是给我自己这么多年半工半读一个交代之外,更多的是完成我母亲的夙愿。到现在,我还能经常梦到我妈走之前的画面,她拉着我的手,拼尽最后一口气,艰难的对我说,一定要考上大学,找一份稳定的工作,这样她在天之灵也能安息了。

????为了母亲,这学校我还是得去!

????想到这,我深吸了口气,咬了咬牙,转身进卧室拿了已经落灰的书包,摆出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。

????乔娜被我的架势逗笑了,打了个哈欠,起身伸了个懒腰,安慰我不必太担心,导员其实很好应付,只要去了一哭二闹三上吊,导员一准儿心软。

????听到这话,我很诧异的看着乔娜:“你是不是经常用这招?”

????乔娜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,坏笑道:“自幼父母双亡,对咱们来说也算是一个优势吧。”

????我一阵翻白眼,不知道该说乔娜心胸宽广,还是没心没肺。在别人看来天下最悲之事,到了她这,反倒成了可以利用的优势。

????我一脸鄙夷的看着乔娜:“是不是为了达到目的,你什么都干得出来?”我不禁想起之前,乔娜为了达成目的,亲那些年过半百的老男人。

????乔娜对我的鄙夷熟视无睹,甚至有些不屑一顾:“你不懂,这叫生存之道。人呐,想要活得好,就得舍弃一些东西。当然了,在你看来那些坚持,在我心里就显得一文不值了,毕竟人和人不同,你说呢?”

????“我不这么看,人要是一点坚持都没了,活着也就没意义了。”

????乔娜郑重其事的冲我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一点都没错,所以我才这么坚持金钱至上啊。”

????“我说一句话,你总是有十句话等着我,死人都能让你说活了。”

????我不再跟乔娜多探讨那些深奥的东西,问她是睡觉还是跟我去学校,乔娜双手合十,放在脸颊旁边,卖萌道:“宝宝困了,宝宝要睡觉觉。”

????虽然这种非常可以的卖萌撒娇,在我看来很恶心,但是不得不说,有些男人就吃这一套。也难怪自打进入大学以来,乔娜就比我混得好,左右逢源。这就叫做骚而不贱,淫而不荡。

????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,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。用在乔娜身上就是,骚能上床当荡妇,贞能下床当烈女。

????离开家,我打了个车去学校,一路上心神不宁,总感觉前途多舛。

????“叮铃铃……”

????一阵手机铃声将我从混乱的思绪,拉回残酷的现实。拿起手机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对付这种不认识的号码,我向来是选择无视,或是直接挂掉。但是这个号码却一直响,而且拉黑竟然没有用。

????我暗叹奇怪,只能接通手机,结果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。

????“陈潇,还记得咱们之间的交易吗?”

????“孙庭?”我眉头紧锁,谨慎道:“怎么,邪尸也开始玩手机了?”

????“呵呵呵,如果不是你,我现在还是腾龙公司的总经理,别说是玩手机,玩女人我也一样手到擒来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孙庭下流又阴险的笑声。

????“无耻!”我忍着怒火娇喝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????“干什么?呵呵呵,陈小姐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。咱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呢,是你记性不好,还是你觉得我记性不好?”

????我很想直接把电话挂了,但是想起乔娜跟我说的话,躲是没意义的,便冷声道:“放心,你一天不死,我就一天不会放过你。反倒是你,当初不是说,只要贪念邪尸的事解决了,你就会主动来找我吗?怎么现在反倒是躲在电话里头?你现在对你自己就这么没信心?”

????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,随即响起孙庭阴冷的声音:“还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,陈潇啊陈潇,你还真是成长不少呢,竟然已经学会对人冷嘲热讽了,这可不是我记忆中那个单纯的姑娘。”

????“这还不是拜你所赐?少废话,有什么直说,我很忙!”我没好气的呵斥孙庭,心里异常厌烦与他有关的一切,如果不是他的阴谋算计,我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,离希望的平淡女人越来越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