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零二章 救人一命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听到这话我很意外,我本以为乔娜根本没把周凤薇放在眼里,结果此刻看着乔娜,却发现乔娜的脸色非常严肃。

????我很诧异:“怎么,你也感觉到那个女人很危险了?”

????乔娜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,严肃道:“危险的人和野兽一样,身上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,尤其是那个女人身上的气质尤为明显。还有她的那把刀,一看就知道不是装样子的,如果真打起来,兴许我很快就会败给她。”

????听到乔娜准确的见解,我更是意外:“那你刚才还表现的那么强势?”

????乔娜耸了耸肩:“你以前估计没遇到过野兽吧?我老家比较偏僻,再加上我家就在墓地旁边,经常会遇到一些狐狸土狼什么的。遇到野兽,其实最好的办法,并非是退避,因为一旦你表现出胆怯,对方就会立刻向你发动攻击。你越是强势的与野兽对视,越有机会吓退野兽。因为越是凶猛的野兽,越会算计自己的成本,当它觉得猎杀你的代价过大时,就会放弃。”

????听了乔娜这番话,我对乔娜钦佩不已,这个女人乍一看脾气暴躁雷厉风行,实则却是粗中有细,心细如发。

????她的这套野兽理论,其实非常准确。就像是花豹与狼的关系,若是拼命搏杀,花豹几个瞬息之间就能解决掉狼,这是种族优势,无法改变。但是通常情况下,花豹是绝对不会正面和狼却打斗的,因为就算战胜了狼,花豹也不可能确保自己不受伤。一旦受伤,在恶劣的大自然中就意味着无法猎食,也就意味着死亡。

????所以,越是强悍的猎手,越会计较得失,评估代价。

????今天若不是乔娜及时赶过来,恐怕就算我从贪念邪尸手里活下来,也难以应付周凤薇了。

????往回走的路上,乔娜问我,周凤薇她们为什么非要贪念邪尸的尸身。

????这个问题我之前就想过,再加上翻了翻天罡北煞乾明录,就更加确定了。

????周凤薇夺取贪念邪尸的尸身,无外乎两个原因。其一是之前提到过的‘大邪之物常伴随惊天巨富’,这个巨富,可能是邪物的陪葬品,也有可能是邪物自身。而第二个原因,恐怕就是为了控制贪念邪尸了。

????“潇潇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????我心中早有韬略,因此不假思索道:“毁了贪念!”

????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,其实原因很简单,七星邪尸一天不灭,我就不得安宁,毁了它们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。再者,周凤薇也好,苏瑾年也罢,似乎对苏靖都是欲除之而后快,一旦他们真正控制了贪念邪尸,对苏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威胁。

????乔娜没有过问原因,只是搂着我的肩膀,豪气道:“不管你决定干什么,我都毫不犹豫的站在你这边。”

????就在我心里一阵感动的时候,乔娜冲我勾了勾手指头。

????一开始我没明白,后来察觉到乔娜那股充满铜臭味的眼神,这才反应过来,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银行卡,没好气的塞到乔娜手里:“你就忘不了钱!”

????“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,我给你鞍前马后,出生入死,辛苦费总得给吧?咱们这叫亲姐妹明算账。”

????我扒拉扒拉手指头,算了笔账,自从认识乔娜,前前后后,里里外外,估计已经给了她小两百万了。换言之,苏靖也好,梅姐也罢,她们给我的钱,几乎是我还没有捂热乎,就全都转交给乔娜了。

????我总有一种错觉,仿佛自己是给乔娜打工的一样。

????每次我提起这些钱,乔娜就美其名曰“辛苦费”,可是辛苦费也不用这么多吧?然后乔娜就用‘替我保管,给我攒嫁妆’为由,堵我的口。

????还好我这个人对钱比较迟钝,够花够活也就行了,所以懒得跟她掰扯这些事儿。

????回到市里,我和乔娜直奔聚宝楼。

????一见面,平常睿智端庄的梅姐,就喜笑颜开。

????我开玩笑道:“你就不怕我失败了?”

????梅姐从丝袜里拔出折扇,轻摇着:“是人就会失败,不过既然你回来了,那就肯定成功了。”

????我取出注射器,交到梅姐手里,疑惑道:“贪念邪尸的血液里,含有大量尸毒和阴气,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,怎么治好你的癌症。反而我担心,一旦注射到你的体内,就可能把你变成半人半尸的怪物。”㊣百度上搜索:『木∷木∷书∷吧∷网』[WWw.mmshuba.com] 免费阅读本文及更多精品小说!

????“我也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,不过既然是苏公子留下的方法,自然错不了。”

????一听到苏靖,我就懒得再去想梅姐的偏方管不管用了。北院一别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苏靖。

????就在我感慨万千之时,梅姐从另一条丝袜里拿出一个小信封递给我。

????“这是?”

????梅姐用折扇掩嘴淡笑:“这是周凤薇的资料,我觉得你以后会用得上,所以趁着你去北院的时候,调查了下。”

????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梅姐:“梅姐,以前有没有人说过你善解人意?”

????这个周凤薇的资料,对我来说简直是太重要了。难怪苏靖这么信任梅姐,其中不无道理。

????梅姐听到我的话,笑的更深了:“以前年轻的时候,我是那种拿着砍刀,跟一群汉子们四处砍人的太妹,别说是善解人意了,别人躲我都躲不及。”

????“砍人?太妹?”这俩词,很难和眼前这个优雅端庄,穿着旗袍,手持折扇,乍一看像是上个世纪上海名媛歌姬的高贵女人扯上关系。

????乔娜也很吃惊:“是什么让你变化这么大的?”

????梅姐眼帘浮现说不清的万种风情:“男人会改变一个人,命运也会改变一个人。”

????“苏靖和你的病?”我楞了一下。

????梅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:“都有吧,苏公子教会我很多事情,而病魔也让我意识到,人生苦短。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打打杀杀上,倒不如清茶淡饭,优雅一生来的实在。”

????同为女人,我能感觉到梅姐对苏靖的敬仰,那已经是超出主仆关系的感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