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一百章 撕破脸皮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当我再醒来时,依旧身处地下洞窟之中,而苏靖却已经不见了去向。

????这不是苏靖第一次离开我,虽然伤感,不舍,但是与之前不同,至少这一次我明确的感觉到,苏靖对我的爱意,并不会因为时间或是距离而减弱分毫。几生几世的守护,今生轮回再次相遇,让我对我们之间的爱情充满信心。

????或许他走了,但是他的心,却留下来了。

????小黑没有钻进我的衣服里,而是一直盘踞在我的肚子上面,脑袋翘的老高,颈部也变成了扇状,这是它发怒才有的状态。

????我扫了一眼周围,虽然没有看到任何邪物,但是却遗留着很多危险的阴气,而且这些阴气很多,很杂。

????很显然,在我昏迷的时候,有很多邪物想要靠近我,是小黑保护了我。

????我突然觉得,我跟小黑的相遇,似乎也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般。感觉它身上带着浓浓苏靖的味道,就像是……曾经在我体内存在过的那个孩子一样。

????或许,小黑就是那个孩子转世来保护我的吧。我苦涩的想着,也心痛着,正是因为与苏靖的爱,才让我更加的惋惜那个孩子。

????我深吸了口气,站起身,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:“孙庭,周凤薇,所有想要拆散我们,伤害我们的人。不过你们是活人还是死人,我陈潇从今天开始,决不再避让,我会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!”

????我右脚往前微微一伸,小黑就很是灵性的钻进我的裤筒,沿着我的大腿,一直爬到我的胸前,以离我最近的地方保护着我。

????看着之前和贪念邪尸战斗过的地方,我突然感觉,一直以来对阴人的敬畏之心不见了。那种原始本能的恐惧感,越来越少。或许这正是爱情的伟大之处吧,能够战胜一切艰难险阻,心中的梦魇。

????我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,没有浪费精力去开启白玉蟠龙,因为现在还没有离开贪念的地盘,不能冒险浪费精力。

????当我爬出天坑的时候,北院的阴气依旧浓郁,处处透着邪物肆虐的痕迹。但是,我却感觉不到贪念邪尸的阴气了。

????我的脑海中闪现两个可能性,其一是贪念邪尸已经逃离这里,其二便是周凤薇的目的达成了,成功控制了贪念邪尸。

????无论哪个可能性,对我来说都不妙。

????而就在我暗暗揣测,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,一声娇喝在我身后响起。

????“死娘们,你不是回老家了吗?”

????我转身往后一看,惊讶的发现,乔娜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!

????此时,乔娜一脸气愤,而且由于瞎了一只眼睛,带着眼罩,表情一度可以和‘狰狞’挂上钩。

????黑风衣,金钱武柳剑,身上的霸气,让我不禁害怕,万一这娘们一气之下,一剑把我给捅死,那可连叫屈的地方都没有。

????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?”我赶紧转移话题,绝口不提之前欺骗乔娜的事儿。

????乔娜用犀利的独眼瞪着我:“你幸亏没有什么邪念,否则犯罪的话,肯定当天就被人抓住!”

????我不明白乔娜为什么这么说,在我一头雾水的注视下,乔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甩在我脸上。

????我这才恍然大悟,之前我担心自己回不去,所以让梅姐把卡转交给乔娜。结果却忽略了乔娜的机警,收到卡她肯定会追问,一问不就露馅了吗。

????乔娜有些气急败坏,不过我没等她发飙,就把之前跟贪念邪尸的事儿告诉了她。结果不出我所料,乔娜的怒气瞬间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关心。

????“靠,这就是你不带我来的下场,否则也不会这么凶险!”

????我赶紧借坡下驴:“知道了,下次肯定到哪都带着你。”

????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”

????就在我暗暗庆幸度过一劫的时候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恰时响起。

????“你们俩还真是姐妹情深啊。”

????顺着声音看过去,除了周凤薇还能有谁。

????除了周凤薇之外,宁莽和苏瑾年也在,而且宁莽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巨大的麻袋,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贪念邪尸的尸身。

????“哇,看这架势,你和苏靖赢了?”苏瑾年这个阴险的眯缝眼,脸上竟然还挂着坏笑,恨得我牙根痒痒。

????宁莽则很是爽朗的大笑着:“少董你这么想啊,苏靖要是这么容易就被杀掉,不就太没意思了吗?”

????“这倒是。”苏瑾年双手插兜,笑眯眯的看着我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苏靖吗?”

????我眉头微皱:“我有知道的必要吗?”

????苏瑾年耸了耸肩:“女人最在乎的,不就是男人的忠贞度吗?”

????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心里产生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????苏瑾年的眯缝眼变成了月牙状,阴险至极:“好心提醒你一句,苏靖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他的风流债多了去了。虽然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,但既然你是苏靖挚爱的女人,那么论辈分,我也应该叫你一声叔母。”

????叔母?我愣住了,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瑾年:“你和苏靖到底是什么关系?!”

????我早就感觉苏瑾年身上有太多苏靖的影子,可是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,我的心脏还是猛地纠结了一下。

????苏瑾年奸笑不止:“你猜。”

????“猜?”我眉头紧锁,丝毫没有因为苏瑾年的那声所谓叔母,而改变对他的丝毫看法,相反的,我觉得他更讨厌了。

????苏瑾年的脸色突然一冷,月牙般的眯缝眼,也变得凶狠起来:“苏靖玩弄了我妈的感情,害得她郁郁而终,更是让我幼年备受冷眼。他以为把腾龙公司留给我,用钱就能弥补之前犯的错?太天真了!到现在我妈临死前的样子,都烙印在我的心里,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!”

????我更糊涂了,苏瑾年叫我叔母,那么自然而然,苏瑾年的母亲应该和苏靖的兄弟是一对儿。

????那为什么苏瑾年会说苏靖玩弄了苏瑾年母亲的感情?

????这关系有点乱,我一时间有些屡不清楚。

????但是我很快就镇定了下来,因为有了以前的经验,我不会贸然相信其他人的挑拨离间,不问清楚缘由就去恨苏靖。

????我不再去理会自己这个凭空多出来的‘干侄子’,看向周凤薇,淡淡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,但是你拿走尸体之前,我必须吸一管血。”说着话,我拿出了梅姐给我的特制注射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