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第六章 同床异梦

原缺 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“资格是自己争取的,而不是别人给的。”

????冥夫的声音很威严,但我心里却冷笑,这个资格谁爱争取谁争取,我陈潇可是没兴趣。

????我说我要去客厅睡,冥夫却让我立刻上床,说睡沙发会影响到我肚子里的东西。

????我已经懒得去管肚子里究竟是什么了,因为我很压抑,我竟然连选择谁在哪里的权力都没了。

????愤怒战胜了恐惧,我一声不吭的爬上床,背对着冥夫,想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????可是我的床是单人床,而冥夫又人高马大,他自己一个人就几乎占了四分之三的位置,我贴在床边,连翻下身的空间都没有。

????我陈潇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,这辈子要受这么多的苦难和委屈。

????我想要在心里痛骂冥夫,骂他不是人!可转念一想,他好像本来就不是人,不由一阵无语。

????这时,我感觉一点凉意在我大腿上蔓延,身体一个激灵,心里气得不行!

????这家伙刚才还把我说的像潘金莲一样,现在又对我动手动脚。我想要把他推开,可是对他心存的惧意,却让我只能忍下这口恶气。

????我不明白,冥夫可以轻易决定一个人的生死,拥有这种力量,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,怎么就偏偏选中我了呢。

????冥夫的手指往更深处蔓延,我的身体抖得厉害,呼吸越发急促。

????不过我也意识到,这是一个机会,赶紧趁机问冥夫,为什么其他与他成亲的女孩都死了,唯独我活到现在。

????果不其然,男人都一个模样,别管平常多么理智,多么冰冷,一旦下面热起来,上面也就跟着热了。

????“你想知道为什么?原因很简单,她们跟我结亲失败。”

????我气喘吁吁,心跳得厉害,不过理智还没有涣散。

????我不相信他说的鬼话,质问他:“那我爸呢?当初是你杀了我爸没错吧?”

????冥夫没有回答我,而且还把手收了回去,声音冷的吓人:“滚!”

????我身上的燥热还没有退散,整个人却愣住了。

????我爸爸死的不明不白,我作为女儿,难道连问一问的权力都没有?

????在我气急败坏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,手腕却被冥夫抓住。

????“你留下,我走!别多想,我是为了你肚子里的东西着想。”

????我心里冷笑,你永远别回来才好!而且冥夫的话让我意识到,只要我肚子里那个神秘的东西还在,冥夫就不会伤害我。

????意识到这一点,我一直悬着的心不由放了下来,心惊肉跳失眠几天,现在终于能够睡个好觉了。

????虽然我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,但我第二天还是按照冥夫的要求,去学校办理休学手续。

????除了对冥夫还有一种无法抹除的惧意之外,更多的还是替同学着想,我不想因为我而让所有同学都陷入危险境地。

????可是当我到达学校的时候,却明显感觉到不对劲。

????明明是上课时间,学生们却都在往外走,而且神色慌张,一路小跑。

????我赶紧拉住一个女同学问了问怎么回事。

????女同学眼神很是恐惧,颤抖着指了指教学楼:“有……有人在三楼洗刷间上……上吊了!”

????“什么?”我心里一惊,忙问上吊的人是谁。

????女学生说具体是谁她也不知道,只知道是计算机系的,说完就随着人流跑了。

????我心里莫名发慌,因为我就是计算机系的。我担心又是我们班的人,硬着头皮往学校里面跑,结果刚进教学楼,就被我们班长给拦下了。

????“潇潇,别人都在往外跑,你怎么往里跑,吓糊涂了?”

????我赶紧抓住班长的手,问班长死的人是谁。

????班长叹了口气:“咱们班的刘雯,我发现她的时候,她的脖子比平常整整长了五公分,估计挂在上面有一段时间了,应该是昨天晚上就死了。可是昨天学校停课,她跑到学校来干什么,真是想不通。”

????在说这话的时候,班长的脸色虽然也有点白,但与其他同学相比,却显得镇定很多。

????我们班长叫乔娜,和我一样,也是农村孩子,但相比之下,我却有些相形见绌。

????乔娜不仅是班里公认的学霸,而且胆子非常大,据说她老家的房子就盖在坟地旁边,夏天晚上还会去坟地里面找‘知了猴’吃,就是蝉的幼虫。每次听她讲老家的故事,都会把我们吓得不轻。

????偏偏,乔娜不属于假小子那类型,反倒是很温婉大气,一头乌黑的长发,羡煞班里的所有女同学。

????如果说之前那两个男生的死,是因为追求过我,那现在刘雯的死该怎么解释?

????我想让乔娜带我去看看,乔娜却摇了摇头,说是三楼有很多老师,绝对过不去,而且等一会儿警察就来了。

????无奈,我只好退而求其次,问乔娜,刘雯的具体死相。

????乔娜歪着头想了想:“就是上吊的人该有的死相,硬要说哪里不对劲,也就是刘雯的脸异常扭曲,像是死之前经历过什么惊吓。还有,洗刷间的墙上写着一首诗。”

????“什么诗?”我的心脏猛地揪了起来。

????乔娜耸了耸肩:“我还没看清楚,老师就把我轰开了,隐约记得好像是什么棺材,什么阴君。”

????“七椁龙棺金鳞绕,阴君惊梦三更寒,阳女谨侍冥王榻,白袍素冠合骨眠?”

????乔娜楞了一下:“好像就是这首诗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????我没有回答乔娜,脑海里全都是冥夫!

????每次学校里有人死,这首诗都会出现,我绝不相信冥夫跟这些死亡没有关系!

????可是他为什么要大开杀戒?我却百思不得其解。

????强烈的负罪感,压迫的我喘不过气来,是我害了这些无辜的同学。

????而就在乔娜拉着我往外走的时候,班里一个面色慌张女同学跑了过来。

????“班长,陈潇,你们见到我妹妹了吗?”

????乔娜皱了一下眉:“你自己妹妹没看好,找我们要的着吗?”

????“不是,班长,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我还看见她了,一扭头就没了,刚才有个同学说看见她回教学楼了,你们俩走在最后,看没看见她进来?”